<abbr draggable='h8wi3ne'><big dropzone='135h2v'></big></abbr>

      • 您當前的位置: 湖南自考網 > 畢業論文 > 管理學類 > 文章詳情

        2018-07-25 11:10:32
        來源:湖南自考網
        現代化視野下村落家族勢力的複興:寄生性的再生長
        【 作 者 】李明照
        【作者簡介】作者單位:中國人民大學國際政治系。北京 郵編:100872
        【 正 文 】
        村落家族勢力是中國農村生活的一個重要層面,也是中國社會的一個基本特質。在
        很長的曆史時期内,中國的家庭現象構成了中國社會的外觀形态,迄今爲止,家族勢力
        仍對我國政治、經濟和文化産生着重要的影響。由于得到國家政權的扶持,在數千年的
        曆史中,家族勢力作爲一種秩序基本上穩定。從本世紀開始,中國村落家族勢力的發展
        進入了一個動蕩分化的時期,消長趨勢間替。然而自80年代以來,中國農村卻出現了這
        樣一種文化悖論:随着農村經濟改革和現代化的發展,作爲傳統文化的重要因子的家族
        勢力卻重新複興起來。這股“回流潮”引起了中外學者的廣泛關注,本文試就此作一探
        讨。

        家族,又稱宗族,它是構成中國古代社會的基本單位。在古代社會中,家族常表現
        爲同一個男性祖先的子孫若幹世代聚居在某一區域,按照一定的規範,以血緣關系爲紐
        帶而結合成的一種特殊社會現象(注:葛承雍:《中國古代等級社會》,陝西人民出版
        社1992年版,第254 頁。)。家庭是家族的基本構成單元,家庭借助于血緣關系擴展成
        家族。從關于家庭的文獻著作來看,學者們對家族的解釋一般有兩種傾向:一種是把家
        族看成是以血緣爲中心的封閉性的、具有現實的社會經濟功能的體系;另一種是把家族
        看成是家庭之上的虛體或純粹的意識形态和認同感。筆者認爲,家族勢力的含義既具有
        “實”的一面,即社會的外觀形态;又具有“虛”的一面,即表征意義。
        長期以來,家族勢力在農村逐漸成長爲一種自在的秩序。然而自本世紀初以來,穩
        定的家族勢力遭到了沖擊。作爲一種自成體系的具有完整文化内核的曆史悠久的秩序,
        家族勢力的生命力非常頑強。傳統的現代化理論認爲,傳統性和現代性是對立的兩級,
        是一種完全的取代和被取代關系。然而建國以來,尤其是1978年改革開放以後,農村發
        展的實踐卻表明這種觀點是有局限性的。在中國農村,傳統性與現代性之間産生了一種
        刺激——反應模式, 或稱爲“互以爲力的雙元體”(注:"Japan:the Continuity of 
        Modernization",in L.W.Pye and SindegVerba,PoLitical Culture&Political Develo
        pment ( 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R.E.Word.)。 家族勢力作爲傳
        統性的一大因子的複興表明,在中國農村傳統性和現代性并沒有處于相互排斥的極端狀
        态。其實,在任何社會中都不存在純粹的現代性和純粹的傳統性,相反,現代化進程是
        傳統的制度和價值觀念在功能上對現代化的要求不适應的過程(注:西裏爾·E·布萊克
        :《比較現代化》, 上海譯文出版社 1996年版,第18頁。)。
        筆者正是在這個意義上來看待家族勢力的複興的。人民公社和10年“文革”的政治
        風暴使中國的行政觸角幾乎涵蓋了整個農村社會,20多年來的改革開放又使廣大農村的
        政治、經濟、文化生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目前,雖然我國的國家與社會的關系還比較
        松散,但我國已絕不是那種“隻有‘邊陲’而沒有‘國界’”(注:安東尼·吉登斯:
        《民族—國家與暴力》,三聯書店1998年版,第5頁。)的傳統國家了。 從總體而言,
        我國正處在一個傳統性與現代性相糅和的階段,家族勢力作爲我國傳統性的重要一面,
        在改革開放和現代化曆程中努力尋找自己的落腳點,雖然有點雜亂,但總體還算有序,
        從而在外觀上表現爲“回歸”或者“複興”的趨勢。
        筆者把這種“複興”稱作“寄生性的再生長”,之所以稱其爲“寄生性”,是考慮
        到下述兩點:一是在傳統性和現代性的糅合中,現代性在總體上占優勢,并且優勢遞增
        ;二是傳統性的韌性和穿透性使其表現出新的外觀和内涵,并對現代性起着阻礙和推動
        的雙重作用,其中推動的作用尤爲引人注目。

        在傳統性和現代性互動的背景下,從家族勢力的結構和功能入手,我們可以發現,
        家族勢力在80年代以後的“複興”幾乎是一個必然的過程,并且這個過程可能會持續很
        長的時間。
        1.物質生産力的發展水平決定了家族勢力對現代性的穿透力度,也是現代家族勢力
        複興的深層次原因。
        改革開放20年來,我國的生産力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然而從總體上看,我國對自
        然環境和社會環境施以控制所需的科學和知識等資源尚相對不足。我們不妨從兩個向度
        來分析生産力水平對家族勢力消長的影響。第一個向度是内外互動向度,即刺激——反
        應向度。物質生産力發展水平制約了現代化力量對家族勢力滲透的國度,也決定了國家
        與社會兩重力量在農村的複合度。第二個向度是家族勢力内部互動向度,即内部機制。
        馬克思在談到生産力不發達的古代所有制形式時曾指出:個人被置于這樣一種謀生的條
        件下,其目的不是發财緻富,而是自給自足,把自己作爲公社成員再生産出來,作爲小
        塊土地的所有者再生産出來,并以此資格作爲公社成員再生産出來(注:《馬克思恩格
        斯全集》,人民出版社。)。馬克思的看法用來分析今天的家族勢力仍然适用。生産力
        水平的不發達,使很多農村地區家族勢力的根本特性未受到沖擊,如血緣性、聚居性和
        封閉性等,從而使其内部機制以血緣關系決定的權力等級變更不大。
        從根本上看,隻有生産力的不斷發展,從而使現代性在和傳統性結合而成的二元複
        合體中不斷增強,才是從根本上消滅家族勢力的真正武器,而僅憑外科手術式的風暴療
        法是不可能奏效的。中國現代化的曆程充分證明了這一點。在改革開放前的時間裏,“
        文化大革命”曾一度席卷了農村,各種“左”的思潮從根本上沖擊了村落家族勢力,“
        以階級鬥争爲綱”的口号打破了血緣關系和家族的倫理綱常,壓制了依據血緣關系劃分
        親疏的傳統,甚至在父子、兄弟姐妹間也大搞階級鬥争,既對家族勢力的外觀文化表征
        進行肅清,又對家族組織形式和結構進行改造。如在福建省安溪縣美法村,所有的家族
        儀式、社區内部傳統的互助行爲,均被列入“四舊”加以批判,社區的公共祭祀全部被
        禁,原來對族内輩份、房份關系的清楚界定被搞得派性混雜,從而造成人際關系的無規
        則化(注:王銘銘:《村落視野中的文化與權力》,三聯書店1997年版, 第59頁。)。
        再如福建省南部的塘東村,到1976 年時當地的廟宇已蕩然無存,祠堂被改造成倉庫,家
        譜被燒毀者高達90%(注:王銘銘:《村落視野中的文化與權力》,三聯書店1997年版
        ,第136頁。)。然而事實證明,這種掃蕩是極其表面性的,家族勢力的外在文化表征雖
        然遭到破壞,但其内在文化關聯卻損傷不大,隻是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壓抑,并沒有終
        結。如1978年後塘東村蔡氏家族的大部分廟宇已得到翻修,祠堂已煥然一新,祖先和鬼
        怪的祭祀大爲流行(注:王銘銘:《村落視野中的文化與權力》,三聯書店1997年版,
        第138頁。), 甚至在“文革”期間,膠東半島的村落家族成員還冒着政治風險偷偷摸
        摸地開展祭祖活動,并組織人編寫宗譜(注:辛顯齡:《少年天才》,青島文藝出版社
        1988年版,第38頁。)。
        2.國家行政力量的弱化和社會機制的殘缺使家族勢力獲得了生長的空間,使現代性
        在和傳統性的共生中不占優勢。
        應該說,中國農村行政力量的薄弱由來以久,而國家與社會是一種你進我退的關系
        ,國家力量的萎縮必然導緻家族勢力這一重要社會力量的複興。
        在西方文明中,家族制度在某種程度上已經退出了曆史舞台,然而它在中國卻生生
        不息。這一方面與文化的特質有關,另一方面又與中國特殊的家—國關系有關。中國是
        一個宗法國家,從西周開始,家族内部的等級序列就和國家政治統治的行政序列合二爲
        一,宗主就是國君,血緣關系就是統治者内部的政治關系,家即國,國即家。家族制度
        在中國古代文明中經曆了一個不同于世界大部分國家家族制度的曆史命運。長期以來,
        家與國不但沒有緊張的對立,而且家居政壇之上,家國不分,和諧融洽(注:劉廣明:
        《宗法中國》,上海三聯書店1993年版, 第2—3頁。)。
        中國封建時代的統治者利用農村中的家族勢力進行行政控制,在農村中家族秩序占
        主導地位,這種情況直至民國時期才被打破,國民黨推行保甲制度,試圖加強對農村的
        鄉政控制。到了人民公社和“文革”時期,行政力量在鄉村的延伸達到了頂峰,但由于
        這種延伸并不是以物質生産力的提高爲基礎,所以,随着1978年以來改革開放的推進,
        國家行政力量在農村大大弱化,國家在農村社會中的很多權力歸還了社會。
        與國家行政力量弱化相對應的是社會體制的離散,從而使有效的社會控制在信息傳
        遞等方面增加了操作的難度。
        3.家族勢力的複興充分說明,家族制在廣大農村地區還發揮着某些不可替代的功能
        性作用。
        我們可以把複興的家族勢力解剖成如下幾個層面:一是群體行爲的複興,表現在建
        宗祠、修宗譜、開廟會等形式上;二是家庭内部成員互動行爲的複興,主要表現在互助
        關系、權力關系等内部關系範式上;三是家族文化、觀念等意識形态、範疇的複興(或
        者說顯性化了),這是一、二兩點在思想上的反應。家族勢力在上述三方面的複興是與
        其所發揮的功能分不開的。
        首先是家族勢力所發揮的互助功能。聯産承包責任制的推行強化了村落家庭的功能
        ,農戶家庭的生産性功能重新處于決定性的地位。中國的家庭不同于西方的家庭,費孝
        通認爲,西方家庭是“生活堡壘”,而“中國鄉土社會采取了差序格局,利用親屬的倫
        常去組合社群,經營各種事業,使這基本的家變成民族性的了”,“爲了經營這許多事
        業,家的結構不能限于親子的小組合,必須加以擴大……”(注:費孝通:《鄉土中國
        ·生育制度》,北京大學出版社1998年版,第40—41頁。)。從費孝通這段話中,我們
        看出了兩點:一是家庭擴大成爲家族,家庭的觀念是家族勢力複興的酵素;二是要經營
        各種事業就離不開家族内的互助。筆者所關注的是第二點。人民公社時期,農民集體勞
        動,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非正式的合作制度與互助形式及民間社會關系網絡的衰落,而
        改革開放之後,随着國家力量的撤出,政府對農村經濟合作和公益事業的直接幹預也随
        之撤出,而農村的小戶經營特點又使很多事情單憑一家的力量無法完成,關系資源十分
        重要。
        互助關系的複興又強化了血緣這一家族勢力的本質規定。根據調查,血緣關系仍是
        農村最重要的可利用的互助資源(注:沉石、米有錄:《中國農村家庭的變遷》,農村
        讀物出版社,第93—94頁之圖表。)。下表是對福建省塘東村30個住戶進行的社會互助
        抽查結果。通過該表可以看出,在農村互助中血緣關系仍起着主導作用,友緣和業緣尚
        處于次要地位(注:王銘銘:《村落視野中的文化與權力》,三聯書店1997年版,第14
        2頁。)。
        互助類型 财政支持 關系支持 勞力支持 信息支持
        關系
        堂親 48% 41% 78% 42%
        姻親 25% 34% 14% 29%
        朋友 27% 25% 8% 29%
        家族成員間的合作與互助,不僅體現在生産和勞動上,還包括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
        。傳統的家族内部關系整合成一種非正式的地方性制度進入了功能再現的過程中。筆者
        認爲,這種互助合作實際上也爲我國農村經濟的不斷發展和現代化水平的不斷提高提供
        了動力支持,如福建、廣東等地很多家族成員内部聯合人力、物力和财力開辦企業。傳
        統性與現代性的寄生性共存在這裏找到了最佳的诠釋。
        其次是家族勢力發揮了一種情感滿足和社區認同的功能。這一方面是改革以前長期
        被壓抑的心理和情感勢能的釋放,一方面也反映了新時代下農民精神上的浮躁和不安。
        處在現代社會中的農民,面對快速變遷的社會,乏力感成爲普遍的心态,精神上漂泊不
        定,找不到泊位(注:王曉毅:《血緣與地緣》,浙江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63頁。
        );與此同時,中國不同于西方,中國是禮俗社會,而西方是法理社會(注:費孝通:
        《費孝通選集》,天津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90頁。),中國人對祖先十分敬奉。改
        革開放後農村各地出現的建宗廟、修家譜以及家族組織的各種節慶,反映出傳統儀式的
        不可替代的情感功能。
        第三點是家族勢力仍履行着一定的維持功能。村落家族需要以一定的方式來維持其
        内部秩序,這一點也與中國社會是禮俗社會有關。家族講究“家醜不可外揚”,家族事
        務最好關起門來自己處理,而上告到法院,無疑會給家族臉上抹黑。費孝通曾經這樣論
        述道:在禮治社會中,子女教育由家庭完成,“子不教,父之過”,鄉土社會中通行“
        連坐”,兒子做了壞事,父親也跟着丢人,打官司也是一種可恥之事,表示教化不夠(
        注:費孝通:《費孝通選集》,天津人民出版社1988 年版,第101頁。)。同時,維持
        功能的保持還與現代性力量的薄弱有關, 社會體制不能充分取代家族秩序。
        傳統家族勢力的功能很多,其中有的逐漸式微,而有的卻不斷強化,除了上述三個
        功能外,家族還在一定程度上行使着保護、綿延、教育等功能,在此就不一一詳述了。
        4.家族文化是傳統文化中的一個重要因子,輻射力極強,家族文化特質的存在,甚
        至構成了我國現代化的一個重要特色,即儒家式現代化。
        家族文化不僅涉及家族勢力,而且構成整個中國社會文化的固有成份,中國傳統文
        化中的許多因子,是以家族勢力的存在爲前提的,其基本價值取向與家族勢力息息相關
        。中國傳統文化雖然複雜,然而其共同的中心點就是忠和孝,忠就是忠君,孝就是孝親
        。圍繞忠和孝,又衍生出許多新的文化特質,因爲忠,所以對家庭和國家要盡忠盡責,
        不辱使命;因爲孝,所以要顯揚父母,光宗耀祖,力争上遊,并且要尊敬父母,尊敬長
        輩;因爲忠和孝,所以才念舊崇古,趨向保守(注:羅榮渠、牛大勇:《中國現代化曆
        程的探索》,北京大學出版社1996年版,第 375—376頁。)。 而上述的許多傳統文化
        特性恰恰正是家族文化的本質規定性,因爲忠和孝正是血緣在觀念上的反映。所以,沒
        有家族勢力的存在,就不可能有家族文化,而傳統文化在很大程度上也就面目全非了。
        家族文化從遠古的群體勞作方式和生活方式中萌芽,逐漸成長爲我國的主導文化,
        并在幾千年的發展中對中國社會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産生了深刻的影響,使中國社會的
        各個層面都爲其所同化和感染。即使在現代化浪潮風起雲湧的今天,家族文化仍然頑強
        地生存着,努力爲自己定位。如在與基層政權的關系中,家族組織都積極地謀求合作而
        不是對抗,并且很多家族成員已經意識到需要從法律的角度爲自己的一些宗族行爲尋找
        依據(注:錢杭:《當代農村宗族的發展現狀和前途選擇》,《戰略和管理》1994年第
        2期。)。在此, 筆者想引用英國曆史學家湯因比的一個概念來形容這種定位,即“穿
        透力”,家族文化具有極強的“穿透力”,這是當今我國現代化水平所無法阻擋的,這
        樣就産生了寄生性的再生長。
        剔除掉一些消極因素,如家族械鬥和血并等,家族文化與現代化之間的這種“寄生
        性”在很大程度上是有益的。文化具有很強的綿延性和曆時性,在這個意義上,家族文
        化作爲傳統文化的重要基礎一直是存在的,隻不過有時顯著些,有時壓抑些。如此,80
        年代以來家族勢力的複興便再也不奇怪了。

        以上,筆者在傳統性和現代性互動的框架下簡短分析了家族勢力複興的幾個原因,
        并強調指出了在當代中國生産力發展水平階段和固有的民族文化土壤之上的家族勢力存
        在的合理性和有效性。
        但是,無論如何,當前的村落家族勢力已遠不是一個規範和完整的體系了。近一個
        世紀以來,尤其是1949年之後的幾次大沖擊:農村土地改革、公社化運動和“文化大革
        命”以及新時期的改革開放,使村落家族勢力發生了很大的嬗變:農村的經濟文化生活
        由封閉走向開放;家族内部互動關系發生變化,家族成員可獲取資源渠道的廣泛化以及
        相關的家族内部權力關系的變更;家族内部結構的離散化和功能的逐漸削弱;農村中國
        家行政權威地位的上升和理性、法律觀念的增強,等等。
        家族勢力的相對式微是不容置疑的總趨勢,但正如上文所述,我們也必須重視家族
        勢力中的“合理内核”的強大寄生性和附着力。“現代化的本質是社會變化,是打破傳
        統的各種程序,即破壞原有的社會穩定,但是社會的穩定又是現代化的保障,可以說,
        沒有社會的穩定就沒有現代化”(注:西裏爾·E·布萊克:《比較現代化》, 上海譯
        文出版社1996年版,第24頁。)。這樣,一個嚴竣的問題就擺在我們面前,即如何才能
        實現家族勢力和農村現代化的有效對接,盡量實現“文化軟着陸”,并慢慢地消除家族
        勢力的不利因素,從而減少“摩擦性”震蕩。在這方面,我們是有着深刻教訓的。1949
        年後,我國曾用政治革命和文化革命等激進方式對家族勢力等所謂的封建迷信進行掃蕩
        ,然而事實證明,這種“風暴療法”隻能引起農村秩序的混亂和現代化中斷。
        毫無疑問,隻有物質生産力的發展和生産方式的變革才能真正對家族勢力形成沖擊
        ,但同時也必須加強制度引導和制度建設。中國人“認同感”很強,認同基源于曆史傳
        統,要想全部抛棄是不可能的(注:羅榮渠、牛大勇:《中國現代化曆程的探索》,北
        京大學出版社1996年版,第18頁。)。我們可以加強制度上的強化、約束和指導,運用
        制度的力量逐步引導農民把理性思維和現代意識轉化爲他們的“新認同”,這樣才能從
        根本上沖擊家族勢力的内部機制,弱化家族成員對家族共同體的“認同感”。
        【責任編輯】江樹革
        TAG标簽: 下村     寄生性     湖南    

        湖南學曆提升報名熱線:0731-85718026快速聯系通道  
        甘老師QQ咨詢 蔣老師QQ咨詢 QQ咨詢

        TEL:甘老師18711294471 蔣老師17773102705 陳老師0731-85718026

        2020年自考、成考、網教報名進行中,點擊立即報考咨詢>>

        掃一掃下方二維碼關注湖南自考生網微信公衆号、客服咨詢号,即時獲取湖南自考、成考、網教最新考試資訊。

        • 湖南自考官方公衆号

          關注公衆号免費拿資料

        • 湖南自考官方微信

          微信掃一掃保過沒煩惱

        免責聲明

        1、鑒于各方面資訊時常調整與變化,本網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實際以考試院通知文件爲準。

        2、本網部分内容來源于網絡,如有内容、版權等問題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将會及時處理。聯系方式 :QQ(2319172247)

        3、如轉載湖南自考生網聲明爲“原創”的内容,請注明出處及網址鏈接,違者必究!

        特别聲明:本站信息大部分來源于各高校,真實可靠!部分内容來自互聯網,僅供參考!所有信息以實際政策和官方公告爲準!

        湖南求實創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湘ICP備18023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