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您當前的位置: 湖南自考網 > 畢業論文 > 法學類 > 文章詳情

        2018-07-11 15:42:13
        來源:湖南自考網
        如何确定僞證罪,是司法實踐中一大難題。根據1997年新刑法實施以來的經驗總結和實際情況,筆者以爲在兼顧公正與效率情況下,應從立法上進一步對僞證罪予以明确、細化和完善。
        一、案例及疑難問題。犯罪嫌疑人甲是一個國有公司的經理,他利用職權将9000元公款據爲已有。在檢察機關訊問過程中,甲辯稱其将9000元作1997年年終獎金,在副經理、司機及其本人三人中分了。副經理及司機表示在1997年年終并沒有收取過年終獎金。根據副經理、司機的證詞和其他相關證據,檢察機關以貪污罪将甲移送起訴。在起訴過程中,副經理和司機在律師和起訴部門取證中表示:甲将該9000元公款作1997年年終獎金在三人中分配,副經理和司機從中分得3500元和1700元。檢察機關再次取證中,副經理承認自己在偵查過程中所說的是實話,不過考慮到甲可憐,就爲其作了僞證。而司機則外逃。基于這份證詞和其他相關證據,法院一審以貪污罪對甲作了有罪判決。甲不服上訴,在二審過程中,副經理再次向律師、法院作證稱:其知道甲将9000元公款在三人中分配一事,并稱自己分得3000元。檢察機關又向副經理取證,副經理再次表示自己作了僞證,而作僞證的原因是因爲自己同情甲。
        針對這個案例,我們提出以下三個亟待解決的問題:一是如果副經理堅持其僞證行爲,司法機關能否以僞證罪追究其刑事責任?二是如果副經理知道司機的下落,但在司法機關取證時謊稱不知道,那麽這種行爲會構成僞證罪嗎?三是如果副經理在司法機關取證中保持沉默,我們應當如何認定其行爲?
        二、副經理僞證行爲不會構成犯罪
        (一)副經理僞證行爲在司法實踐中的認定。針對第一個問題,司法實踐所能給出的答複是:如果副經理堅持其僞證行爲,那麽司法機關将無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刑法第三百零五條規定:在刑事訴訟中,證人、鑒定人、翻譯人,對與案件有重要關系的情節,故意作虛假證明、鑒定、記錄、翻譯,意圖陷害他人或者隐匿罪證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從僞證罪的規定可以看出,證人構成僞證罪有兩種情況:一是主觀上意圖陷害他人,客觀上故意作虛假證明;二是主觀上意圖隐匿罪證,客觀上故意作虛假證明。那麽,我們從本案的兩個階段來分析副經理的行爲是否會構成犯罪。
        在副經理第一次作僞證時,甲正處于起訴階段。假設副經理隐匿甲罪證的行爲得逞,甲将極有可能因無罪而免訴。在這種情況下,甲既然“無罪”,副經理當然不會存在“隐匿罪證”的行爲,從而司法機關不可能以僞證罪第二種情況來對副經理立案偵查;對僞證罪第一種情況而言,副經理會有許多理由來說明其在偵查階段的證詞不會是“意圖陷害”甲,甲也會證明副經理不會“意圖陷害”他。這樣,司法機關将不可能以僞證罪第一種情況來追究副經理的法律責任。所以,在副經理第一次作僞證時,如果檢察機關不能對其形成突破,那麽,在沒有其他證據的情況下,甲會“無罪”,而副經理不會受到法律的追究。在副經理第二次作僞證時,甲已經一審宣判有罪并判刑,該案正處于二審期間。假設副經理的僞證行爲得逞且其一直堅持其僞證證詞,那麽,在沒有其他證據情況下,甲同樣極有可能因“事實不淸,證據不足”而最終被判“無罪”。司法機關仍不能以僞證罪第二種情況來對副經理立案偵查;當然,基于甲因副經理的證詞被一審宣判有罪,可以考慮按照僞證罪的第一種情況來追究其法律責任,然而,這在實踐中是難以做到的。因甲被判無罪,檢察機關将處于相當的壓力之下,如果再追究副經理的僞證行爲,會使檢察機關面對更大的壓力。所以,在副經理第二次作僞證時,如果檢察機關不能對其形成突破,那麽,甲将會“無罪”,副經理也不會受到法律追究。
        因此,就本案而言,副經理的僞證行爲可以認爲沒有任何風險,僞證罪的規定在本案中,将無法适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當副經理承認了自己的僞證行爲之後,他反而有可能因僞證罪被追究法律責任。
        (二)、僞證罪内在的不完善。爲什麽會出現上述情況呢?這是因爲新刑法在僞證罪的規定上還有不盡完善的地方。從根本而言,作僞證的目的不過是緻人以罪和使犯罪人脫罪這兩種。企圖緻人以罪就是前述的僞證罪的第一種情況“意圖陷害他人”,使犯罪人脫罪就是前述的僞證罪的第二種情況“隐匿罪證”。雖然這是僞證者的主觀目的,不過,如果将其作爲僞證罪的主觀方面在刑法中界定出來,就會在司法認定中引起問題。例如:就僞證罪的第二種情況而言,當刑法将“隐匿罪證”作爲僞證罪的主觀方面的構成來規定時,就将僞證罪與僞證人企圖證明的犯罪聯系了起來。也就是說,隻有當僞證所針對的犯罪被法院認定之後,僞證罪才成立。所以,這種聯系本身在理論上是正确的,不過在某些情況中它使僞證罪難以認定。
        就本案而言,副經理的證詞在沒有其他證據情況下,将是對證明甲貪污行爲的最有力證據,即:副經理如實作證,就将認定甲将9000元據爲已有,甲構成貪污罪;副經理作僞證,就将否認甲将9000元據爲已有,甲“無罪”。所以,當副經理作僞證後,就将面對這樣兩種情況:一是在檢察機關詢問時,承認自己的僞證行爲,從而甲構成貪污罪,自己構成僞證罪;二是在檢察機關詢問時,否認自己有僞證行爲,堅持僞證證詞,則甲“無罪”,自己亦“無罪”。基于目前僞證罪規定造成的這種選擇,不僅使僞證人在實際上無可選擇,也使檢察機關在取證上難度加大。
        (三)、思考與借鑒。僞證罪在客體上是妨礙司法秩序的犯罪行爲,從這個意義上說,僞證行爲人的行爲隻與其是否故意作僞證有關,至于這種故意的目的是什麽,并不會使這種行爲的性質發生變化。因此,如果将僞證罪的客觀方面以“對司法機關不實陳述”爲要件,主觀方面隻以行爲人“故意”實施僞證行爲爲要件,應更符合僞證罪的實際。
        國外的一些立法提供了借鑒。《法國刑法典》第434-13條規定:“向任何法院或者向任何執行另一法院之委托辦案的司法警察官員宣誓作僞證的,處5年監禁并科50萬法郎罰金。但如作僞證的人在預審法院或判決法院作出終結審判程序的裁定之前,自動撤銷其證明者,不罰”i。《加拿大刑事法典》第131條規定:“(1)、在适用第(3)款之前提下,任何人明知其陳述不實,仍意圖誤導,以誓言或莊嚴聲明,宣誓書,莊嚴聲明或證詞或口頭形式,面對經合法授權可聽取證據者作不實陳述,爲僞證罪。(2)、無論是否于司法程序中作出第(1)款述及之陳述,第(1)款均适用。(3)、對未經法律特别許可,授權或要求的作證者作出第(1)款述及之陳述,第(1)款不适用”ii。上述國家關于僞證罪的規定,都以僞證者“宣誓僞證”或“不實陳述”作爲僞證罪的客觀方面,以僞證者故意作僞證爲其主觀方面,從而不将其與僞證所針對的犯罪相聯系。法國刑法還規定僞證人自動撤銷僞證的,不罰,以鼓勵僞證者自動承認其僞證行爲,免除了僞證人在作僞證之後的兩難處境。
        從法理而言,僞證是妨礙司法活動的行爲,在界定僞證罪時将其與僞證針對的犯罪區分開,這是有一定理論依據的。就筆者前述案例而言,如果刑法中規定以“證人不實陳述”爲構成僞證罪的客觀要件,以行爲人的“故意”爲主觀要件,那麽,無論該副經理在起訴和二審中如何作僞證,是否堅持其僞證都不會影響到司法機關對其以僞證罪立案偵查;如果刑法中進一步規定“在法院判決前,僞證者自動承認其僞證行爲的,不罰”,那麽,這将促使該副經理盡快改正其僞證行爲。
        三、“不實陳述”的含義
        前述第二個問題是:如果副經理知道司機的下落,但在司法機關取證時謊稱不知道,那麽這種行爲會構成僞證罪嗎?這個問題的涉及到僞證罪中“不實陳述”iii的含義是什麽?
        我們知道,刑事訴訟包括司法機關偵查、起訴和法院判決活動。這些活動必然要通過詢問知道案件事實或知道與案件有關事實的證人來達到查明案情的目的。所以,證人作證的義務,既包括對案件事實作證,也包括對一切與案件有關的事實作證。而證人無論對上述任何一點作僞證,都是沒有盡到其法定義務,必将妨害司法機關的活動,從而構成違法行爲。這種違法行爲,如果針對的是與案件有重要關系的情節或與偵查、起訴活動有重要關系的事實,則構成犯罪行爲。法國刑法典第434-12條專門規定:“公開承認自己認識重罪或輕罪之罪犯,但拒絕回答法官就此向其提出的問題的,處1年監禁并科10萬法郎罰金。”iv從這一條文可以看出,法國刑法不僅認可證人必須就與偵查、起訴活動有重要關系的事實如實作證,而且還專門就犯罪嫌疑人問題做出專門的規定,将其從僞證罪中分離出來。因此,我們可以得出結論:“不實陳述”是行爲人針對與案件有重要關系的情節或與偵查、起訴活動有重要關系的事實,故意做出的違反客觀事實的陳述。
        四、證人、沉默權、拒絕作證權
        前述第三個問題,就是司法實踐中常見的證人拒絕作證的問題。在刑事訴訟過程中,證人作證可能出現的情況,除如實作證、作僞證外,還有拒絕作證。拒絕作證體現爲在司法機關取證過程中,證人以保持沉默、公然拒絕作證等方式不履行其作證的義務。證人拒絕作證,當然不是作僞證,不過,這同樣也是妨礙司法活動的行爲。由于我國的刑事訴訟法中對它沒有相應的規定,所以在此作一探讨。
        沉默權是西方國家無罪推定體系中的一部分,其目的是尊重犯罪嫌疑人在作出陳述方面的自由意志和自由選擇權,要求司法機關不得強迫犯罪嫌疑人作出不利于自己的供述,不因犯罪嫌疑人保持沉默或者故意作出虛假陳述而使其承受任何不利的法律後果v。因此,沉默權是犯罪嫌疑人所特有的。而證人,則無論我國還是西方國家都要求其必須如實作證。我國刑法中,證人必須如實作證是基于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凡是知道案件情況的人都有作證的義務。”也就是說,證人必須把所知道的案件事實全部如實告訴司法機關,可見作僞證、拒絕作證都是違法行爲。
        西方國家除規定了證人必須如實作證及僞證罪外,對證人拒絕作證還作了具體的規定。如《德國刑事訴訟法典》第七十條規定:“(一)證人無法定理由卻拒絕作證、宣誓的,要承擔因拒絕造成的費用。對他同時還要科處秩序罰款和不能交納罰款時易處秩序羁押。(二)爲了強制作證,也可以命令羁押,但羁押時間不得超過本訴訟審級程序的終結時間,也不得超過六個月。”vi《意大利刑事訴訟法典》第207條也有着相類似的規定。
        當然,西方國家在規定證人必須如實作證的同時,還賦予了證人拒絕作證權,其基本内容爲犯罪嫌疑人的配偶、訂婚人或其他近親屬可拒絕作證,神職人員可拒絕提供忏悔者的秘密,辯護人、醫生可拒絕提供因職業獲知的秘密等等。這些規定是西方國家基于對家庭、職業的利益、價值的考慮而設立的,與沉默權相區别的,與證人作證義務相配套的,建立于“排除合理懷疑”這一證明标準之上的法律規定。因此,它并不适合于我國現有的刑事訴訟法律體系。
        我們可以得出結論,證人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是不能以沉默等方式拒絕作證的。當然,爲了使因此證人不能拒絕作證。當然,爲了使我國司法機關在取證過程中能夠更有效率,應當把證人拒絕作證的刑事責任以及對證人的保護措施和經濟措施予以配套,并規定在我國的刑事訴訟法中。
        五、立法建議
        綜上所述,建議我國刑法對僞證罪的構成要件作相應的修改,以“對司法機關不實陳述”爲僞證罪的客觀方面要件,以“故意”實施該行爲爲主觀要件,并且規定“在法院判決前,僞證者自動承認其僞證行爲的,不罰”。此外,增加證人拒絕作證的刑事責任的規定、對證人的保護措施、經濟措施的規定。相信,這可以使僞證罪的立法更爲完善。


        i 《法國刑法典》169頁,羅結珍譯,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出版發行,1995年5月版
        ii 《加拿大刑事法典》100頁,卞建林等譯,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出版,1999年1月版
        iii 在此筆者以“不實陳述”代替我國刑法中僞證罪的“虛假證明 ”。
        iv 《法國刑法典》169頁,同上
        v 《刑事訴訟的前沿問題》207頁,陳瑞華著,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0年1月版
        vi 《德國刑事訴訟法典》21頁,李昌珂譯,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5年4月版
        TAG标簽: 湖南     本科     論文    

        湖南學曆提升報名熱線:0731-85718026快速聯系通道  
        甘老師QQ咨詢 蔣老師QQ咨詢 QQ咨詢

        TEL:甘老師18711294471 蔣老師17773102705 陳老師0731-85718026

        2020年自考、成考、網教報名進行中,點擊立即報考咨詢>>

        掃一掃下方二維碼關注湖南自考生網微信公衆号、客服咨詢号,即時獲取湖南自考、成考、網教最新考試資訊。

        • 湖南自考官方公衆号

          關注公衆号免費拿資料

        • 湖南自考官方微信

          微信掃一掃保過沒煩惱

        免責聲明

        1、鑒于各方面資訊時常調整與變化,本網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實際以考試院通知文件爲準。

        2、本網部分内容來源于網絡,如有内容、版權等問題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将會及時處理。聯系方式 :QQ(2319172247)

        3、如轉載湖南自考生網聲明爲“原創”的内容,請注明出處及網址鏈接,違者必究!

        特别聲明:本站信息大部分來源于各高校,真實可靠!部分内容來自互聯網,僅供參考!所有信息以實際政策和官方公告爲準!

        湖南求實創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湘ICP備18023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