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date-time='s2sk4a'></blockquote>

        1. <noscript date-time='j67xr90'></noscript>
          您當前的位置: 湖南自考網 > 畢業論文 > 法學類 > 文章詳情

          2018-07-11 15:34:32
          來源:湖南自考網
          一、案情介紹
          2001年1月30日,曾某甲與滕某、陳某甲、陳某乙等人在武勝縣烈面鎮吃完火鍋後,于下午3時到該鎮的被告人謝某家中茶館喝茶。被告人謝某同熊某(另案處理)、胡某等人就與滕某、陳某甲、陳某乙等人“押金花”(民間賭博方式),曾某甲在一邊觀看賭博。賭博進行約半小時,滕某用一副“A、K”金花赢了一盤後,被告人謝某與熊某、胡某以滕某打了假牌爲由,要求滕某等人退錢。曾某甲就同陳某、滕某離開茶館下樓。剛走到四樓到三樓轉角處,就遭到謝某、熊某、胡某等十餘人的圍毆,并邊打邊喊退錢。曾某甲趁亂離開後到該鎮的縣第二人民醫院包紮傷口,然後乘車到其兄弟曾某乙家。被告人等人認爲曾某甲可能到吉安等地喊人來打架,胡某、熊某就給張某(另案處理)打電話稱在烈面挨了打,叫張某帶人到烈面打架。張某等20餘人租乘一輛中巴客車趕到烈面鎮,在該鎮“九洲”賓館外與謝某、熊某、胡某等10餘人彙合。在賓館外公路上被告人等人攔住剛從縣第二人民醫院包紮治療出來的滕某,被告人等人要滕某退出5000元錢。滕某将身上的現金1000元交給陳某丙,陳某丙轉交給熊某。又由陳某丙、杜某擔保,保證下午6時前再交2000元。下午6時前,滕某借得現金2000元在八一鄉曾某家地壩交給了熊某。被告人謝某等30餘人帶上鐵棒、磚刀、東洋刀等工具乘車來到武勝縣八一鄉曾某乙家,張某進入曾某乙家地壩,被告人謝某與熊某、胡某、張某進入曾某乙家尋找到正在室内的曾某,要求曾某拿5000元錢出來,不拿錢就不允許曾某甲走。曾某甲之母段某害怕曾某甲在曾某乙家中被打,就到本組村民蔣某處借了現金2000元,借來後在地壩交給了熊某。被告人謝某一夥人才離開曾某乙家。
          二、行家觀點
          對于被告人謝某的行爲定性問題,法律界衆說紛纭,各抒己見。主要有以下幾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謝某的行爲已構成搶劫罪。對被害人滕某和曾某實施了暴力,從被害人處獲得現金5000元,符合搶劫罪的特征,應定性爲搶劫罪。
          第二種意見,檢察院指控謝某的行爲已構成搶劫罪,且有入戶的加重情節。夥同他人以暴力、威脅方法在曾某乙家中搶劫公民财物的行爲符合搶劫罪結果加重的規定,應以入戶搶劫定性。
          第三種意見,謝某的行爲構成尋釁滋事罪。謝某等人随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強拿硬要他人的财産,破壞社會秩序,符合尋釁滋事罪的特征。
          第四種意見,謝某的行爲應定性爲敲詐勒索罪。敲詐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爲目的,采取對被害人實施暴力相威脅或者其他要挾方法,強行索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爲,在以實施暴力脅迫搶劫财物的場合,行爲人是以當場施加暴力相威脅,緻使被害人不敢反抗,從而當場劫取财物。在以施加暴力相威脅敲詐勒索的場合,行爲人要麽是以揚言将來施加暴力相威脅,索取财物,要麽以當場施加暴力相威脅強迫被害人答應将來給付财物。而本案謝某在烈面對被害人滕某,曾某甲進行暴力威脅,幾個小時以後才取得财物,應定性敲詐勒索。
          被告人謝某的辯護人陳亦雲、何俊律師同意第四種意見。
          辯護意見: 
          一、搶劫行爲與敲詐勒索行爲之間的區别
          1.搶劫行爲與敲詐勒索行爲對被害人使用以暴力相威脅的時間和要求交出财物的時間不同。以暴力相威脅的方法進行搶劫,行爲人對被害人實施暴力的時間和要求交出财物的時間,均爲當場。被害人如不交出财物,就會立即受到暴力的侵害。但敲詐勒索的行爲人,聲稱實施以暴力威脅的時間和要求交出财物的時間,都不是當場,或者至少其中之一不在當場。因爲被害人受到威脅的情況是不同的:A.如不答應立即交付财物,将來就會受到侵害;B.如不答應将來交付财物,就立即受到侵害;C.如不答應将來交付财物,将來就會受到侵害。本案的被害人曾某甲受到威脅的時間應當是在烈面謝某茶館發生糾紛的時候,謝某、熊某、張某等人要求退打假牌赢的錢,曾某甲和滕某等人認爲不是假牌,就不退錢,受到謝某等人的毆打。這些事實有曾某甲和滕某的陳述佐證。顯然符合敲詐勒索罪中的“如不答應将來交付财物,就立即受到侵害”。
          2.二者威脅對象不同。搶劫行爲人爲了當場劫取财物,所以他所威脅的對象隻是在場的财物所有者,管理者。而敲詐勒索行爲人威脅的對象則不限于在場者,也可以是不在場的其他人。本案中曾某甲被“詐”出的2000元也是通過其母親到别處借回的錢轉手交給熊某的。這不符合搶劫行爲針對被害人本人,也不可能在其中有“擔保”和他人代爲交付财物。相反,本案正好符合敲詐勒索行爲的特征。
          3.二者取得财産和财産性質的利益的時間亦有不同。搶劫行爲均爲當場劫取财産,敲詐勒索行爲人,有時是當場取得财産,也有的是事後的一定時間内取得的财物或财産性質的利益。本案中被告人謝某和熊某、胡某、張某等人從曾某甲和滕某兩人處取得現金時間來看,都是在烈面謝某茶館處打架後,并且還有人在爲這夥人調和,經過一番讨價還價以後,最後由中間人擔保,轉手,實現财物的取得。
          4..搶劫行爲人對被害人的劫取财物沒有具體數額要求,僅限于在場的财物;而敲詐勒索行爲人對被害人強索财物有具體數額要求,不僅包括在場财産,而且也可以是不在場的财物或财産利益。本案中的謝某、熊某、張某、胡某對被害人曾某甲和滕某提出了明确的現金數額,而且還有中間人陳某和杜某等人從中調和,商定具體的現金數額,顯然不符合搶劫行爲的特征,應當認定爲敲詐勒索行爲。
          5.二行爲中的被害人“意思自治”不同。搶劫行爲中的被害人在受到暴力威脅時,隻有服從的份,不能表達自己的意志,作出任何選擇。而敲詐勒索行爲中的被害人在受到暴力威脅時,有一定的自由,能表達一定的意志,作出是否按侵害人的要求交付财物的決定。而本案中的被害人曾某甲和滕某并未按照謝某等人要求的數額給付現金,而且通過中間人遊說,讨價還價,時間前後長達三、四個小時,最後雙方确定了一個具體數額。 
          二、結合本案事實,謝某的行爲應屬敲詐勒索行爲。
          謝某等一夥人在獲得财物時,是通過中間人轉交的,且是通過讨價還價,擔保等方式取得。搶劫行爲是容不得雙方進行協商的。
          雙方在茶館打架時,謝某等本來就比對方人多勢衆,爲了迎戰對方,還從武勝請來幾十人增援,這不符合搶劫行爲的特征。而且依據曾某甲的母親段某的證實,謝某等一夥人在曾某甲的弟弟家(案發現場)裏呆了長達一個多小時,搶劫能允許拖這麽長時間嗎?從下午打架到晚上索得财物回來,長達數小時之久,這也不符合搶劫行爲的特征。
          謝某等人在烈面茶館毆打被害人的内容是以賭博中搞了假爲借口而叫被害人退錢,這個時候被害人沒有拿錢出來,被告人等人也沒有搜身,此後被告人等人沒有采取暴力手段,因此其毆打被害人的情節與搶劫行爲的客觀表現中的暴力手段不相符合。
          綜上所述,被告人謝某以非法占有爲目的,在同他人賭博中尋找借口,即以“輸錢”及對方打了“假牌”爲借口,以被害人參與了賭博違法行爲爲要挾,強行索要被害人的錢财,其行爲系敲詐勒索行爲而非搶劫行爲。
          四、法院判決:被告人謝某以非法占有爲目的,在同他人賭博中尋找借口,即以“輸錢”及對方打了“假牌”爲借口,以被害人參與了賭博違法行爲爲要挾,強行索要被害人滕某3000元、被害人曾某2000元。其行爲侵犯了公民私有财物的所有權。還危及其人身權利,且數額較大,已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之規定,構成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TAG标簽: 湖南     本科     還是    

          湖南學曆提升報名熱線:0731-85718026快速聯系通道  
          甘老師QQ咨詢 蔣老師QQ咨詢 QQ咨詢

          TEL:甘老師18711294471 蔣老師17773102705 陳老師0731-85718026

          2020年自考、成考、網教報名進行中,點擊立即報考咨詢>>

          掃一掃下方二維碼關注湖南自考生網微信公衆号、客服咨詢号,即時獲取湖南自考、成考、網教最新考試資訊。

          • 湖南自考官方公衆号

            關注公衆号免費拿資料

          • 湖南自考官方微信

            微信掃一掃保過沒煩惱

          免責聲明

          1、鑒于各方面資訊時常調整與變化,本網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實際以考試院通知文件爲準。

          2、本網部分内容來源于網絡,如有内容、版權等問題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将會及時處理。聯系方式 :QQ(2319172247)

          3、如轉載湖南自考生網聲明爲“原創”的内容,請注明出處及網址鏈接,違者必究!

          特别聲明:本站信息大部分來源于各高校,真實可靠!部分内容來自互聯網,僅供參考!所有信息以實際政策和官方公告爲準!

          湖南求實創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湘ICP備18023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