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oot dir='6bspv3'></tfoot>
      <dl date-time='nwqla38d'><datalist lang='phm847n'></datalist></dl>
      1. <select date-time='an7fbzc'></select>
      2. <aside lang='30zg8n'></aside>

      3. 您當前的位置: 湖南自考網 > 畢業論文 > 法學類 > 文章詳情

        2018-06-26 12:04:19
        來源:湖南自考網
        [案情簡介]

          被告人楊中和苗生都是甯夏固原市三營鎮農民。2003年,二人在内蒙呼和浩特市打工期間,認識了在呼市做小生意的馬軍。今年4月6日10時,楊中騎摩托車接馬軍。馬軍對摩托車十分好奇,遂向楊中借上這輛摩托車開着玩。不料撞上一錄像廳老闆,将其褲子挂破。錄像廳老闆向馬軍索要260元賠償金。由于二人身上沒有帶這麽多錢,錄像廳老闆就将摩托車扣下。楊中遂給苗生打電話求助。苗生趕來,借給馬軍100元錢,了結了此事。

          事後,苗生提出以該摩托車爲抵押,從馬軍父母在呼經營的糧油門市部賒購7袋面粉,再借500元現金。馬母同意後,馬軍和楊中按苗生的要求拿上500元現金,又雇車将七袋面粉運到呼市新城區紅旗街交給王平(同案在逃)。

          苗生和王平在此過程中感到馬軍家中可能有錢,就預謀綁架馬軍,然後向馬家索取錢财。苗生打電話給馬軍和楊中,讓二人到呼市火車站一旅店來見他。當日14時許,當馬軍和楊中來到該旅店時,看到店門口有兩個陌生人。二人一進屋,兩個陌生人就守住門口。接着苗生将房門關上後,先一腳将馬軍踹倒,随後就問馬軍:家裏有錢沒有。馬軍說沒有。苗生就從楊中腰中抽出楊随身攜帶的一把匕首,用刀尖逼在馬軍的大腿上,問馬軍到底有錢沒?馬軍說有也隻是一兩千元。此時王平進來,又從苗生手裏拿過匕首,再次逼問馬軍家中有沒有三萬元?馬軍仍說有也是幾千元。王、苗二人不信,繼續毆打馬軍。後又讓馬軍給家裏打電話,要2萬元人民币。期間,楊中看到這種場面,就勸阻苗生不要這樣幹,結果遭到苗生毆打。

          馬軍在苗、王二人的逼迫下,被迫給家裏打電話,說有個人要“借”兩萬元錢買汽車,自己現在不能回家。馬母在電話中說家裏沒有那麽多錢。苗生隻好改爲先拿2000元,馬母表示同意。

          于是苗生就讓楊中到馬軍家去取錢。苗生和王平與另二人則将馬軍轉移到呼市公安廳東面一家招待所等候。

          馬軍家接到電話後,立即意識到兒子出事了,當即向公安機關報了案。所以當楊中一到馬軍家,就被公安機關當場抓獲。經公安人員做工作,楊中表示願意配合公安機關工作。後在楊中的配合下,公安人員将前來取錢的苗生抓獲。馬軍也乘機逃出。

          [分歧]

          在對此案審查起訴過程中,檢察機關對苗生涉嫌構成綁架罪沒有異議,但對于楊中的行爲性質是否涉嫌犯罪産生異議。

          一種意見認爲:楊中在這起綁架案中,事先沒有預謀,事發時又竭力勸阻,還因此遭到苗生的毆打,這說明其沒有共同犯罪的故意。雖然楊中有去馬軍家取錢的行爲,但這是被脅迫的。況且楊中被抓獲後能積極配合公安機關的工作,從而使公安機關很快抓獲了苗生,解救了人質。故認爲楊中的行爲不構成犯罪,建議對楊中作出無罪不起訴的決定。

          另一種意見認爲:楊中雖然在這起綁架案中事先沒有參與預謀,事發時又曾加以勸阻,但其最終還是服從苗生的命令,去馬軍家取款。這一行爲,實際上是參與到綁架行爲之中了。但其地位應當屬于共同犯罪中的脅從犯,可起訴到法院,建議法院根據《刑法》中關于脅從犯的規定進行處罰。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

          根據司法實踐,在共同犯罪案件中,行爲人有事先預謀的,也有事先沒有預謀的而臨時參加的。

          我國《刑法》根據行爲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及分工,将共同犯罪人分爲主犯、從犯、脅從犯和教唆犯四種。本案中,楊中的行爲應當屬于脅從犯。

          所謂脅從犯,是指被脅迫參加共同犯罪的人。

          就拿本案來看,楊中一開始并不知道苗生等人要綁架馬軍。當苗生等人開始實施綁架行爲時,楊中首先持反對态度,進行勸阻。楊中爲此還遭到苗生的毆打。這種毆打行爲就是共同犯罪當中的脅迫行爲。

          在綁架案件中,綁架人質隻是一種手段,索要錢财才是真正目的。苗生等人綁架了馬軍,并由楊中去拿錢,這是一種行爲的兩個階段,由此形成一個完整的犯罪過程。而楊中就是由一個開始不同意,後來在他人脅迫之下參加到綁架行爲之中的共同犯罪嫌疑人,是後一階段參加進去的行爲人。

          脅從犯不同于身體完全受到強制或者精神處于不知狀态的人。如本案中的楊中,一開始他受到脅迫,在現場他既無法反抗,也無法離開。雖然受到脅迫,但他也沒有對馬軍實施任何行爲。這時的楊中雖在現場,但并沒有實施任何犯罪行爲。但當苗生指令他去馬家取錢時,此時的楊中因爲已經恢複了行動的自由,在這時有三種方式可供楊中選擇:一是離開犯罪現場後,一躲了之;二是向公安機關報案,協助公安機關抓獲綁架人,解救出人質;三是聽從苗生之言,去馬家取款。這是關系到楊中罪與非罪的重大選擇。如果楊中選擇了前兩種方式,那他就不可能被抓捕。遺憾的是楊中是一個智力健全,能夠辨别是非的正常人,他明知自己的行爲是犯罪行爲,但他還是選擇了第三種方式,從而使其不但有了共同犯罪的故意,而且實際上加入到這場犯罪行爲之中。

          我國《刑法》第二十八條規定:“對于被脅迫參加犯罪的,應當按照他的犯罪情節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在這裏要注意分清免除處罰和無罪的區别。免除處罰是指行爲人的行爲已構成犯罪,但因其情節或法律規定不予處罰;不構成犯罪則是指行爲人的行爲根本就不是犯罪。

          由此不難看出,楊中的行爲已符合綁架罪的犯罪構成要件。對其行爲的性質不是是否構不構成犯罪的問題,而是如何處罰的問題。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城區人民檢察院·楊月厚 滑力加
        TAG标簽: 湖南     本科     行爲    

        湖南學曆提升報名熱線:0731-85718026快速聯系通道  
        甘老師QQ咨詢 蔣老師QQ咨詢 QQ咨詢

        TEL:甘老師18711294471 蔣老師17773102705 陳老師0731-85718026

        2020年自考、成考、網教報名進行中,點擊立即報考咨詢>>

        掃一掃下方二維碼關注湖南自考生網微信公衆号、客服咨詢号,即時獲取湖南自考、成考、網教最新考試資訊。

        • 湖南自考官方公衆号

          關注公衆号免費拿資料

        • 湖南自考官方微信

          微信掃一掃保過沒煩惱

        免責聲明

        1、鑒于各方面資訊時常調整與變化,本網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實際以考試院通知文件爲準。

        2、本網部分内容來源于網絡,如有内容、版權等問題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将會及時處理。聯系方式 :QQ(2319172247)

        3、如轉載湖南自考生網聲明爲“原創”的内容,請注明出處及網址鏈接,違者必究!

        特别聲明:本站信息大部分來源于各高校,真實可靠!部分内容來自互聯網,僅供參考!所有信息以實際政策和官方公告爲準!

        湖南求實創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湘ICP備18023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