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 dropzone='2i0nlcr'></de>

                您當前的位置: 湖南自考網 > 畢業論文 > 法學類 > 文章詳情

                2018-06-26 11:59:40
                來源:湖南自考生網
                近年來,人民法院審理勞動争議案件的數量呈逐年增多趨勢。由于勞動争議案件處理機制的特殊性以及相關立法的滞後性,導緻審理勞動争議訴訟案件在适用法律上存在一定難度,審判實務中出現了不少問題,适用法律不統一的現象時有發生。在當前審理勞動争議案件中,突出存在兩方面的問題:一是勞動争議仲裁程序與勞動争議訴訟程序的銜接不統一、不規範;二是在處理工傷保險賠償制度與人身損害賠償制度兩者之間的關系問題上把握不好。本文試就這兩個問題及審判對策作一些審判實務方面的讨論。

                一、勞動争議仲裁與勞動争議訴訟的關系

                (一)勞動争議訴訟應當嚴格執行仲裁前置制度。

                在審判實務中,勞動争議仲裁(以下簡稱仲裁)前置制度已爲廣大司法工作者普遍理解和接受,但是仍有個别人員在嚴格執行該制度上還存有疑意。例如:對勞動争議當事人已向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申請,而仲裁委員會長期不作出仲裁裁決,或者不作出是否受理的書面結論,當事人不得已向人民法院起訴的,對此有人認爲可視爲争議已經過仲裁前置程序,人民法院應予受理。根據勞動法和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勞動争議案件經過仲裁前置程序”包括兩種情形:一是确實經過仲裁前置程序的情形,即仲裁委員會在實體上作出仲裁裁決;二是視爲經過仲裁前置程序的情形,即仲裁委員會在程序上作出不予受理的書面結論(包括裁決、決定、通知書三種形式)。因而,凡當事人已向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申請,而仲裁委員會未作出仲裁裁決或者不作出是否受理的書面結論的,都屬于未經仲裁前置程序的情形,人民法院均不應受理。

                (二)仲裁與訴訟的銜接問題。

                勞動争議處理程序,從仲裁到訴訟有其自身的規範體系和特征性,不能因其在訴訟階段适用民事訴訟法的規範體系,而完全以民事訴訟的規範和理念來排斥勞動争議處理程序本身的規範和特征。相反,人民法院在運用民事訴訟程序規範處理勞動争議案件過程中,在某些環節上,應當以勞動争議程序規範在訴訟階段的特殊規定,來影響和改變某些民事訴訟程序原有的規範及理念之具體适用。

                1、“不告不理”原則在勞動争議訴訟中的特殊體現。

                在起訴與訴訟請求的關系問題上,勞動争議案件的審理具有特殊性,體現在“人民法院應當對勞動争議進行全面審理”這一規定上。不服勞動争議仲裁裁決而訴至法院的當事人一般是仲裁程序中的敗訴方,可分爲兩類:一是在仲裁程序中實體權利未得到保護或未得到充分保護的當事人一方;二是在仲裁程序中被裁決承擔責任的當事人一方。以前述第一類“敗訴方”作爲原告起訴的,其訴訟請求的核心就是保護實體權利,其起訴的目的與訴訟請求之間具有一緻性;而以第二類“敗訴方”作爲原告起訴的,其起訴在實質上并沒有什麽具體的訴訟請求,其起訴之目的就是不服仲裁裁決而通過起訴使裁決不生效,進而将勞動争議交由人民法院進行審理。對于後一情形,人民法院不得不處理原告未請求的事項,這說明勞動争議訴訟的特殊性影響和改變了“不告不理”原則的具體表現形式。

                第一、訴争請求可經由仲裁程序向訴訟程序“移植”而形成。勞動争議訴訟是以仲裁爲前置程序的一種特殊程序,已經完成的仲裁程序因素對後續的訴訟程序來說仍然具有某種程序價值意義。“不告不理”原則在勞動争議訴訟中,應當從仲裁與訴訟兩個程序的結合中才能得到完整體現。由此産生如何将仲裁程序中的争議事項“移植”到訴訟程序中來的問題,對此人民法院或法官必須充分行使釋明權,明确告知雙方當事人“仲裁裁決因一方當事人起訴而不生效”、“當事人應針對勞動争議本身提出訴訟請求或者進行反駁,并且承擔相應的舉證責任”等重要事項,促使當事人将其在仲裁程序中已呈請的訴争請求和提交的證據在訴訟程序中再行提出,從而達到“人民法院對勞動争議進行全面審理”的訴訟要求。

                第二、在訴訟中當事人可提出與仲裁訴争内容“具有不可分性”的訴訟請求。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争議案件适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勞動争議解釋》)第六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審理勞動争議案件所要解決的争議内容,既包括已經進行的仲裁程序中反映出來的訴争請求,也包括在訴訟程序中新增的與訴争的勞動争議具有不可分性的訴争請求,也即人民法院審理勞動争議案件,不完全受制于已經經過的仲裁程序中的訴争内容的限制,可以适當超過該勞動争議在仲裁程序中所訴争請求的範圍。

                第三、當事人的訴争請求應當在訴訟程序中另行提出。不管是在仲裁程序中已提出的訴争請求,還是在訴訟程序中增加的訴訟請求,都必須有賴于當事人在訴訟程序中明确提出來,隻有如此才能成爲人民法院“全面審理”的對象,否則确實有違“不告不理”訴訟原則。但是,在勞動争議訴訟中,起訴與訴訟請求的提出兩者可以相分離,當事人提出訴訟請求的形式可與一般的民事訴訟有所區别。從“人民法院應當對勞動争議案件進行全面審理”的制度規定可見,對于勞動争議來說,隻要當事人任意一方不服仲裁裁決而起訴,人民法院就應當對争議進行全面審理,其他沒有起訴或者沒有反訴的當事人,如果仍然堅持其在仲裁程序中的訴争請求或者另行提出與訴争的勞動争議具有不可分性的訴訟請求的,可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該具體的訴訟請求,而不必另行起訴或者提起反訴,并且人民法院應當對各方當事人的訴訟請求一并作出判決。

                2、勞動争議訴訟程序應不存在反訴問題。

                對于雙方當事人均不服仲裁裁決而起訴的情形,《勞動争議解釋》第九條規定“先起訴的一方爲原告,後起訴的一方爲被告,但人民法院應對雙方的訴訟請求一并作出裁決”,由此可見,勞動争議訴訟從程序規範上排除了反訴制度的存在。同時,根據反訴的原理,反訴得以成立應當具備三個構成要件:1、反訴是用來抵銷本訴的;2、反訴是獨立的訴;3、反訴與本訴有一定關聯性。因此,在勞動争議訴訟程序中,反訴要得以成立也必須滿足上述三個條件。但是,一般而言,那些在勞動争議訴訟中被認爲是提出反訴的,其目的往往都是爲了反駁本訴,而不是爲了抵銷本訴。而且,從《勞動争議解釋》第六條規定可見,相對于起訴一方當事人的另一方當事人,如果其提出獨立于原勞動争議之訴訟請求,則人民法院應告知當事人向仲裁委員會另行申請仲裁,這也從根本上排除了勞動争議訴訟程序存在反訴的可能。因而,勞動争議訴訟在反訴的構成要件上缺乏“反訴是用來抵銷本訴”和“反訴是獨立的訴”這兩個要件,使其無法像一般的民事訴訟程序那樣可以容納反訴制度的存在。

                3、起訴與原仲裁裁決效力的關系。

                根據有關法律及司法解釋的規定,勞動争議仲裁裁決因當事人一方起訴而不發生法律效力。但是也存在仲裁裁決在當事人起訴後經由特定的程序事項而恢複效力的例外情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對經勞動仲裁裁決的糾紛準予撤訴或駁回起訴後勞動仲裁裁決從何時生效的解釋》規定,仲裁裁決在起訴後經一定的程序事項後恢複效力的情形有兩種:一是當事人申請撤訴經人民法院審查準予撤訴的;二是當事人因超過訴訟期間而被人民法院裁定駁回起訴的。除此以外,仲裁裁決不存在起訴後經由一定的程序事項而恢複效力的其他情形。在審判實務中,常見人民法院對勞動争議案件經審理認爲原仲裁裁決的内容并無不當的情形,對此有的法院按照一般的民事訴訟程序理念處理,即判決駁回不服仲裁裁決一方當事人的訴訟請求,并且認爲在該判決生效後原仲裁裁決即視爲生效。這種處理方法及認識,與法律及司法解釋關于“仲裁裁決因起訴而不生效”的規定相予盾,顯然是錯誤的。正确的作法應當是,對經過全面審理認爲原仲裁裁決的内容并無不當的,人民法院應當将仲裁裁決中具有執行内容的部分吸收到判決主文中來。

                二、工傷保險賠償與人身損害賠償的關系

                (一)工傷保險賠償與人身損害賠償的程序關系。

                在人民法院審理的勞動争議案件中,工傷保險賠償糾紛居于突出地位,而在人民法院審理的人身損害賠償案件中,含有雇傭關系因素的糾紛又占有一定比例。依照我國勞動法的規定及其反映的價值取向,對凡含有勞動因素的用工關系或雇傭關系,都應納入勞動法調整的範圍和勞動行政機關行政管理的範圍,并且對工傷保險賠償實行的是無責任補償原則(有的稱爲無過錯責任原則),這體現了國家立法對勞動者及雇工的特殊保護。因而,對那些在養老、工傷保險等制度較爲健全的用人單位工作,訂有規範勞動合同的固定工,在其工作過程中發生傷亡事故,按工傷糾紛以勞動争議程序處理,對此争議不大。但是,在審判實務中,工傷賠償案件或者存在勞動因素的人身損害賠償案件,較多發生在那些未訂立勞動合同的農民工、臨時工、雇工等人員身上。對這類案件,如果依照前述勞動法的規定及價值理念,可按勞動争議的工傷賠償案件處理。但是,如果是以民事法律規範來考量,這類案件又具有雇傭關系的法律特征,從而可以人身損害賠償案件來處理。雖然,工傷賠償制度因其适用無過錯責任原則且不進行過錯相抵,可使一些工人或雇員從中獲得某種實體或程序上的利益。但是,工傷保險賠償糾紛處理機制及程序具有繁瑣、複雜、冗長的特點,其在勞動争議訴訟程序之處,還要經曆仲裁前置程序、工傷認定程序等等。而那些在法律特征上表現爲雇傭關系的農民工、臨時工、雇工等人員,他們較少有時間、精力和現實條件來承受工傷保險賠償争議處理機制繁瑣、複雜、冗長的程序過程,工傷保險賠償争議處理機制對他們來說已經失去了特殊保護的價值意義。因而,應當允許他們根據具體情況,選擇是按工傷賠償制度求償,還是按人身損害賠償制度求償。

                《最高人民法院公報》公布的“劉明訴鐵道部第二十工程處第八工程公司、羅友敏工傷賠償糾紛案”(1999第5期)等幾個典型案件,均是把那些依照勞動法的規定應當适用勞動法調整的、未訂立勞動合同的用工關系,作爲雇傭關系而以民事法律規範處理傷亡事故的賠償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适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人身損害賠償解釋》)第十一條明确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這體現了對人民法院審理前述案件審判經驗的總結。但是,該《人身損害賠償解釋》第十二條第一款規定“依法應當參加工傷保險統籌的用人單位的勞動者,因工傷事故遭受人身損害,勞動者或者其近親屬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用人單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告知其按《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處理”,該規定的内容與我國勞動法确立的将具有勞動因素的用工或雇工關系均納入勞動法調整和保護的政策相一緻。但是,如果嚴格執行該規定,則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前述案件就應當按勞動争議處理,即應當經仲裁前置程序和工傷認定程序,而不能作爲人身損害賠償案件由人民法院直接受理。因此,對該規定可以理解爲是與我國勞動保護政策保持一緻的一種政策性宣示條款,在審判實務中應當謹慎适用。

                (二)工傷認定問題。

                工傷保險制度是勞動法背境下的特定事物。在我國,工傷認定是勞動行政關機的職權行爲,當事人對工傷認定不服,可以提起行政複議以及行政訴訟。因而,對工傷認定必須依照法定程序進行,人民法院審理勞動争議案件不得違背相關規定而對是否構成工傷的問題作出自己的認定,同時對那些由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作爲的“工傷等級認定書”等也不能作爲工傷認定的結論。

                在審理工傷賠償案件中,時常發現未經工傷認定的情形。有觀點認爲,對于用人單位對構成工傷無異議的案件,不必經由勞動行政機關的工傷認定程序,可由人民法院直接作出已構成工傷的認識判斷,并作出工傷賠償判決。這種觀點值得商榷:第一、是否構成工傷的問題與是否按工傷賠償标準進行賠償的問題是兩回事,對于雖未經工傷認定但當事人協商同意按工傷标準進行賠償的,當然可從其自願,但是人民法院不宜因當事人認可構成工傷而作出已構成工傷的确認判斷;第二、對于已參加工傷保險的,工傷保險賠償金由兩部分組成,一是由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支付的部分,二是由用人單位支付的部分,對其中應由用人單位支付的賠償金部分自然可以依從當事人的意思自願,但對于應由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支付的部分,則必須依賴于勞動行政機關的工傷認定才能支付,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人民法院自行作出構成工傷的确認,就有可能與勞動行政機關依職權作出的工傷認定結論相矛盾。因而,對于未經工傷認定,不管當事人對是否構成工傷問題有無争議,人民法院均不能或不宜直接作出工傷認定或工傷賠償的判決。對于未經工傷認定,但要求按工傷糾紛處理的案件,可以兩種方法處理:一是中止對案件的審理,以等待勞動行政機關的工傷認定結論;二是駁回當事人的起訴,告知當事人向勞動行政機關申請工傷認定。

                (三)工傷保險賠償與人身損害賠償的競合。

                工傷保險賠償與人身損害賠償的競合,有兩種情形:①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同時又構成工傷的;②因用人單位實施的侵權行爲導緻勞動者人身損害同時又構成工傷的。對于前者,《人身損害賠償解釋》第十二條第二款規定勞動者可向第三人請求賠償;對于後者,根據《人身損害賠償解釋》第十一條第三款、第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隻能按工傷賠償程序處理。筆者認爲,《人身損害賠償解釋》第十一條第三款、第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有所不妥。比如案件:甲爲乙單位的工人,在工作中,甲被乙單位懸挂的廣告宣傳牌脫落擊中緻殘,甲起訴乙單位要求人身損害賠償。在該案中,甲與乙單位之間,雖然具有勞動關系,但甲與乙單位之間并非是人身依附關系,甲與乙之間存在的勞動關系并不能排除甲與乙之間平等主體的關系,乙單位除了對甲具有勞動保護及工傷保險的義務外,對其他包括甲在内的所有自然人均具有不得爲人身損害侵權的義務,乙單位對其實施的人身損害賠償侵權行爲應當承擔民事責任。因而,對這種用人單位已構成民事侵權的案件,規定受害人不能提起人身損害賠償訴訟有所不當。因爲,前已述及工傷保險賠償程序具有繁瑣、複雜、冗長的特點,并且工傷賠償标準往往要低于人身損害賠償标準,在那些明顯可見的侵權案件中,受害人僅僅是因爲有了一個勞動關系,就要爲此而承受曠日持久的工傷求償程序之拖累,這對受害人來說在程序上和實體上均顯失公平。作爲司法解釋,改變或限制自然人的民事權利及其救濟方式,有超越職權之嫌。因此,建議立法及司法解釋,将那此既存在勞動關系又明顯可見民事侵權的所謂“工傷”賠償糾紛,作爲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還歸民法去調整。

                對于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同時構成工傷的,如何處理工傷保險賠償與人身損害賠償的關系問題,筆者認爲:第一、勞動者或受害人有權選擇是按工傷保險賠償制度,還是按人身損害賠償制度求償。原因在于,工傷保險賠償制度與人身損害賠償制度是各自遵循不同的程序法及實體法,并且《人身損害賠償解釋》及《工傷保險條例》對此問題未作禁止性規定,當事人自然有權選擇根據不同實體法賦予的請求權基礎主張權利。第二、勞動者或受害人在先行選擇工傷保險賠償制度後,并不必然排除其在此後另行進行人身損害賠償訴訟,反之亦然。原因同樣在于,工傷賠償責任與人身損害賠償責任是分屬不同部門法的請求權救濟方式,應各自在不同的訴訟制度内處理。第三、工傷賠償金與人身損害賠償金兩者之間的相互影響關系。⑴在适用人身損害賠償制度的情形下,是否獲得工傷保險賠償金對人身損害賠償沒有影響。比如:如果勞動者先行獲得工傷賠償,其後主張人身損害賠償,侵權人不能以受害人已獲工傷賠償進行抗辯,至于受害人在另行獲得人身損害賠償後其原先所獲得的工傷賠償金是否應予退還的問題,則是另一法律關系,應在工傷保險制度範圍内進行解決,而不能在民事訴訟中解決。⑵在适用工傷保險賠償制度的情形下,實際獲得的人身損害賠償金對工傷保險賠償金數額有影響。根據工傷保險賠償制度的“補償性原則”,工傷賠償是對工人所受實際損失的補償,如此從工傷保險賠償制度的實體法角度看,不管工人首先獲得的是工傷保險賠償還是人身損害賠償,其均不應同時獲得人身損害賠償和工傷保險賠償的“雙份”賠償金。第四、人身損害賠償金對工傷保險賠償金的具體影響。⑴對先獲得工傷賠償金、後又獲得人身損害賠償金的情形,是否應退還工傷賠償金,應視情況而定:①如果工傷賠償金低于人身損害賠償金,則對工傷賠償金可以要求受償人予以退還;②如果工傷賠償金高于人身損害賠償金,則工傷賠償金超過人身損害賠償金的部分不應退還,對這種處理方式可稱之爲“保護最高标準原則”。⑵對于勞動者先行獲得人身損害賠償後又主張工傷保險賠償的,同樣可以根據“保護最高标準原則”進行處理:①如果獲得的人身損害賠償金低于依法應予保護的工傷賠償金的,則應當在人身損賠償金的基礎上補足至工傷賠償金最高額;②如果獲得的人身損害賠償金高于依法應予保護的工傷賠償金的,則可以不再行給付工傷賠償金。

                湖南學曆提升報名熱線:0731-85718026快速聯系通道  
                甘老師QQ咨詢 蔣老師QQ咨詢 QQ咨詢

                TEL:甘老師18711294471 蔣老師17773102705 陳老師0731-85718026

                2020年自考、成考、網教報名進行中,點擊立即報考咨詢>>

                掃一掃下方二維碼關注湖南自考生網微信公衆号、客服咨詢号,即時獲取湖南自考、成考、網教最新考試資訊。

                • 湖南自考官方公衆号

                  關注公衆号免費拿資料

                • 湖南自考官方微信

                  微信掃一掃保過沒煩惱

                免責聲明

                1、鑒于各方面資訊時常調整與變化,本網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實際以考試院通知文件爲準。

                2、本網部分内容來源于網絡,如有内容、版權等問題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将會及時處理。聯系方式 :QQ(2319172247)

                3、如轉載湖南自考生網聲明爲“原創”的内容,請注明出處及網址鏈接,違者必究!

                特别聲明:本站信息大部分來源于各高校,真實可靠!部分内容來自互聯網,僅供參考!所有信息以實際政策和官方公告爲準!

                湖南求實創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湘ICP備18023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