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湖南自考網 > 畢業論文 > 法學類 > 文章詳情

                  2018-06-21 16:11:55
                  來源:湖南自考網
                  一、引言

                  建築物及其地上物緻人損害責任,亦稱爲建築物緻害責任、地上物緻害責任、地上工作物緻害責任。這種特殊侵權責任是指建築物及其他地上工作物因設置和保管不善,給他人的人身和财産造成損害的特殊侵權責任。 《民法通則》第126條規定:“建築物或者其他設施以及建築物上的擱置物、懸挂物發生倒塌、脫落、墜落造成他人損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民事責任,但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除外。”這一條文規定的特殊侵權責任,就是建築物及其他地上物緻人損害的賠償責任。建築物及其他地上物緻害責任适用過錯推定的歸責原則已經成爲共識。 但是有的學者認爲,這種侵權責任适用無過錯責任原則規則;也有學者認爲适用過錯責任原則規則, 這兩種主張都是不正确的。

                  首先,建築物及其他地上物緻人損害責任不是一般的侵權責任,不适用過錯責任原則歸責。 其次,适用無過錯責任原則不符合《民法通則》第126條規定的原意,該條後段規定“但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除外”就是爲了适用侵權法中過錯推定原則,而不是無過錯責任原則。那麽《民法通則》中除了第126條是關于過錯推定歸責原則的規定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條文款項是對于此種歸責方式的規定?過錯推定的理論基礎和産生的社會背景到底是什麽?過錯推定在訴訟法上是如何得以體現和展開的?建築物緻人損害的侵權責任在世界各國的法律中是如何規定的?這一問題在比較法上有何種具體的表現?這些問題将是本文所關注的問題。

                  二、比較法上的研究

                  日耳曼法和羅馬法都有關于建築物及其他工作物緻人損害的賠償責任。 前者規定,建築物緻人損害,不論其爲所有人或占有人,也不論其有無過錯,隻要對物的利用有利益者,均應負賠償責任。羅馬法規定,建築物崩塌所生損害,由其所有人承擔賠償責任。法國民法典第1386條規定:“建築物的所有人,對于因缺乏維護或因建築物的缺陷所發生的坍塌而引起的損害,應負賠償的責任。”德國民法典第836條規定:“第一,因建築物或與土地相連的工作物的倒塌,或因建築物的或工作物的一部分剝落,緻人死亡或損害人的身體或健康,或毀損财物時,土地的占有人,以倒塌或剝落系因建築物有缺陷或保養不足的結果爲限,負有向受害人賠償由此而造成損害的義務。第二,如果占有人對防止危險已盡相當的注意者,不負賠償的義務……。”緊接着,BGB在第837條和第838條中規定了建築物占有人和建築物保養義務人的責任。日本民法第717條規定:“土地工作物的設置或保存有瑕疵,緻他人産生損害時,工作物的占有人對受害人負損害賠償責任。但是占有人爲防止損害發生盡了必要注意時,損害應由所有人賠償。”瑞士債務法第58條規定:“建築物或其他工作物之所有人,對于因設計建造或保管有瑕疵所産生之損害,負賠償責任。所有人對于因此應負責任之他人,得行使求償權。”在英美法中,建築物緻人損害,分爲在室内緻人損害和在室外緻人損害兩種情形,均爲侵權行爲,得依過錯或嚴格責任請求賠償。我國民法通則第126條規定:“建築物或者其他設施以及建築物的擱置物、懸挂物發生倒塌、脫落、墜落造成他人損害的,它的所有人或管理人應當承擔民事責任,但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除外。”可見,自羅馬法、日耳曼法以來,民法均規定建築物及其他工作物緻人損害的賠償責任。但是,這些規定存在諸多差異,如在直接緻人損害物體的範圍、責任人、歸責原則等方面的規定都不盡相同。而從這一法律制度的曆史發展角度以比較的方法對它們進行分析研究,将有助于我們正确理解和适用我國民法通則第126條的規定。

                  關于建築物及其他工作物緻人損害的賠償,适用何種歸責原則,素有争議。這一分歧從古代法上即已反映出來:日耳曼法對此适用無過錯(嚴格)責任;羅馬法則主張适用較一般過錯責任稍重的責任。法國法一般認爲其适用無過錯責任。德國民法對此的規定是過錯推定。意大利民法對此規定的歸責原則是過錯推定。而瑞士債務法所規定的,更接近于過錯責任。在英美法中,所有人或占有人分别不同情形承擔過錯責任或嚴格責任。我國學者認爲,可将工作物緻人損害的賠償責任的歸責原則概括爲三種情形:推定過錯責任,無過錯責任和結合責任。日本民法學界,早期對此主張過錯責任的歸責原則,後來逐步發展爲無過錯責任。甚至有人認爲“工作物責任=無過錯責任”。我國民法學界大多數人主張這類侵權責任适用過錯推定。張新寶教授認爲,我國民法通則第126條所規定的責任歸責原則爲過錯推定。從大陸法系的民法理論上觀察,過錯推定仍然屬于過錯責任的範疇——仍以過錯爲責任的前提,而不同于無過錯責任那樣不考慮行爲人有無過錯的問題。但它又不完全等同于普通的過錯責任:過錯推定是由法律假定行爲人有過錯,因此受害人無須對行爲人的過錯進行舉證和證明。行爲人如果要免除自己的責任,則有義務證明自己沒有過錯。這實質上是一種舉證和證明責任在原告與被告之間的轉換。基于這種考慮,構成此類侵權責任,仍以過錯爲要件。 

                  三、過錯推定在我國《民法通則》中隻體現在126條嗎?

                  我國民法通則第126條所規定的賠償責任,以大陸法系理論觀之,應爲過錯推定,屬于過錯責任之特殊情形。在實踐中,受害人不負對加害人過錯的舉證責任,加害人得證明自己沒有過錯而免除責任。

                  應當指出的是,過錯推定是過錯責任原則發展到一定曆史時期爲了應付一些前所未有的特殊侵權行爲案件的處理的産物,而随着無過錯責任原則在大陸法系民法中的确立和廣泛适用,過錯推定的适用範圍變得比較小。雖然有人十分推崇過錯推定,以此補充傳統的過錯責任原則,并用它來充實我國侵權責任的一元化歸責原則, 但理論界對此支持者不多。在立法上,民法通則既規定了過錯責任,也規定了無過錯責任,真正适用過錯推定的,隻有第126條。但是在研究中有人主張通過推定的廣泛适用來解決諸如産品責任、環境污染緻人損害一類的侵權行爲案件,從而實現歸責原則的一元化。 也有的學者如人民大學的王利明教授認爲:我國《民法通則》第126條關于建築物、懸挂物緻人損害的賠償責任,是對特殊過錯推定的規定,但是特殊過錯的推定不限于這個條文。他認爲《民法通則》第121條、122條、123條、124條、127條均是有關于過錯推定的責任規定。 同時,他認爲我國許多特别法條款的規定中也體現了過錯推定,如《海洋環境保護法》第43條、《水污染防治法》第41條,《大氣污染防治法》第36條等。 也有的學者一方面認爲過錯推定仍屬于過錯責任範疇,另一方面又将過錯推定作爲我國侵權行爲法的一項歸責原則,将其與過錯責任原則和危險責任相并立。這種認識在邏輯上出現了前後矛盾的錯誤,不值得采納。 張新寶教授認爲,過錯推定仍然屬于過錯責任原則的一部分,是過錯責任原則适用中的一種特殊情形,它仍然以加害人的過錯爲責任的根據或标準,因此不可以将其與過錯責任相提并論,更不能将其作爲我國侵權行爲法的歸責原則之一。從我國民事立法的現狀看來,過錯推定僅僅在一個法律條文中(即《民法通則》第126條)得到集體的适用,而不是廣泛的運用。無論是在民法通則頒布之前還是之後,理論界都很少有人認爲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的職務侵權、産品責任、高度危險作業緻人損害、環境污染緻人損害以及動物緻人損害等侵權行爲采取過錯推定的方法。例如,《民法通則》頒布之前曾經影響極大的由佟柔教授主編的《民法原理》一書中認爲,有一以下幾種侵權行爲并不需要同時具備損害、違法性、因果關系與過錯四個要件,被告才承擔民事責任,他們分别是無民事行爲能力和限制民事行爲能力人緻人損害的責任、國家機關對其公職人員緻人損害的責任、法人對其工作人員緻人損害的責任、飼養動物緻人損害的責任、高度危險業務的無過錯責任以及環境污染緻人損害的責任。該書還明确認爲,高度危險責任業務之人損害的責任屬于典型的無過錯責任或危險責任。 《民法通則》頒行之後,佟柔教授主編的《中國民法》更加明确地将《民法通則》第121條、122條、123條、124條、127條認定爲無過錯責任原則,但卻沒有将第126條認定爲無過錯責任原則。 另外,在我國民法學界還有另一位重要的學者――江平教授,也對這一問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民法通則剛剛出台并頒行之後,江平教授在1987年由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的《政法論壇》第4期上發表了一篇題爲“民法中的視爲、推定與舉證責任”的文章,其中詳細論述了過錯推定在我國《民法通則》中僅僅隻體現于第126條的看法。江平教授在文章中提到:“過錯推定是法律推定侵害人有過錯,但允許他舉證推翻這種推定。屬于這種情況的是民法通則第126條”。在其後的論述中,江平教授再也沒有舉出《民法通則》中屬于适用過錯推定的條文。可見過錯推定隻适用與《民法通則》第126條是立法者和當時立法過程中主要學者的基本立場。

                  四、過錯推定産生的時代背景和适用的社會基礎

                  在我國80年代中期和後期,建築物倒塌緻人和财産損害;居民樓窗、陽台上擱置的花盆墜落傷人;以及其他擱置物、懸挂物摔落,造成對他人的損害等等,這些已經成爲了日常生活中常見的事。 報紙上曾報道,樓房陽台塌落造成傷害的;大樓門口前門廳頂闆因站人過多超重塌落傷人毀車的;甚至如東北某地發生整撞樓房塌落造成傷亡的。 這些事件在當時的社會中常常發生,有時甚至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給人們的生活帶來巨大的痛苦,導緻社會中很多不安定因素的産生。

                  例如:泰山小區八号樓十二層居民張由義酷愛花草,在其陽台上放置花盆數個。1983年8月3日,天氣突然變化,刮起8級大風,将張由義的一個瓦質花盆吹落,正好砸在行人王匡頭部,血流如注。後經醫院治療痊愈。花去醫療費50元,誤工費30元。王匡向法院起訴,要求張由義賠償。張由義以花盆爲風刮落,不是自己碰落爲由,拒絕賠償。

                  據氣象部門提供的資料表明:當地氣候以風沙天著稱,每年七到八月風力常在七到八級左右,故案件發生當天爲八級大風,并非當地罕見氣候。

                  法院查明上述事實後認爲:張由義爲本地居民,對該地夏季風力較大的氣候特點應當有足夠的認識和了解。故在高層建築物上放置物品,應當預防被風吹落,發生危險。但張由義并未采取任何防風措施,在陽台上放置了花盆,造成花盆墜落砸傷行人的嚴重後果。故張由義對王匡的損害應當承擔賠償責任。經調解,張由義自願賠償了王匡的全部損失。

                  又如:被告黑龍江省某市某銀行于1980年在某市某街37号建有3層磚瓦解構房作爲宿舍,3樓屋西建有磚砌花格女兒牆,年久失修,曾于1991年10月間因居民曬被子倒塌過一小段,但未引起被告重視。1992年1月28日,原告程某(8歲)随父母到居住在該樓的祖母家中,在院中玩耍,恰逢該女兒牆倒塌,被掉下的磚塊砸中頭部,當即昏迷。經搶救并數次治療,顱骨被切除68厘米,需到15歲時用玻璃鋼修補,診斷爲開放性顱骨損傷,硬膜下積液,蛛網膜囊腫,左側體偏癱,爲甲級重傷。程某之父與被告交涉請求賠償,被告聲稱不應由自己承擔責任,于是原告訴緻法院。

                  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被告用花格磚砌方式建女兒牆是不安全、不符合正規設計要求的建築物,據此被告無法證明自己沒有過錯,構成建築物及其他地上物緻人損害的責任,故人民法院判決被告承擔賠償責任。 

                  以上兩個案例都充分的說明,在80年代中後期乃至90年代初期,建築物或者其他設施以及建築物上的擱置物、懸挂物發生倒塌、脫落、墜落造成他人損害的案件非常的頻繁。當時的各種報刊雜志也是紛紛報道了這些樓房倒塌或者擱置物、懸挂物墜落緻人損害的事件。由于當時管理水平的缺失,導緻大量的建築物存在者質量方面的安全隐患。加之當時高層建築剛剛在城市興起,關于高層建築安全防範知識還比較缺乏,立法也沒有跟上,所以緻使大量的事故圍繞着高層建築展開。在沒有現代城市高層建築時,人們往往住平房,不少家庭還有自己的一塊小花園,可以種些花草。可是,當人們随着現代高層住宅的興起,紛紛搬進高層樓房,但是養花的習慣依然保留,導緻在80年代後期有一段時間高層住宅上滿是花盆的現象随處可見。80年代後期的公益廣告中也常常看到提醒高層住戶不要種花的宣傳内容。

                  由于高層住宅問題在社會中積聚的上升,引起了國家上層機關的重視。國務院辦公廳于1986年12月13日轉發了《城鄉建設環境保護部關于整頓建築市場情況報告的通知》 。因此在制定民法通則的時候,立法者一方面從比較法的角度考慮到對于建築物或者其他設施以及建築物上的擱置物、懸挂物發生倒塌、脫落、墜落造成他人損害的案件實行較爲嚴格的歸責方式,另一方面又充分的落實了當時中央的要求,迎合了時代的發展。可是,建築物緻人損害畢竟不同于環境污染、動物緻人損害、國家機關職務緻人損害、高度危險作業緻人損害一樣實行嚴格責任,對于這種方式的損害不能在舉證責任轉移問題上施加給加害人過大的壓力,因此立法者在進行了深入研究之後找到了過錯推定的方式來處理這類問題,可謂之公允。

                  五、民法通則第126條中證明責任倒置的相關問題

                  證明責任(burden of proof)可分爲主觀的證明責任和客觀的證明責任。主觀的證明責任往往帶有一種權利的色彩,他是在證明案件過程中,當事人就自己主張之成立以及對方主張之否定加以的積極證明權利構成抑或不構成之要件事實的一種行爲,而行使這種證明的行爲往往表現爲一種權利。客觀的證明責任則是指案件中某個雙方争議的權利或事實處于真僞不明的狀态,依據一定的證明責任分配之方法,應當由哪一方當事人承擔由此帶來的不利後果。由于主觀的證明責任在實踐和理論上不具有太大的意義和研究價值, 故學者們研究的重點已經幾乎全部偏向了客觀的證明責任如何分配這一問題之上。正如漢斯認爲,那種認爲在不存在真僞不明的條件下也可以适用證明責任裁判的觀點是錯誤的。事實上,客觀證明責任是一種法定的風險分配形式。這種抽象的風險分配在每一個訴訟開始之前就以經存在,就像實體法之請求權規範一樣。 按照德國訴訟法大師羅森貝克的觀點,待證事實分爲三類,即某種權利産生的事實、某種權利消滅的事實以及阻礙權利産生的事實。羅森貝克教授獨創性地從法律規範相互之間的關系中發現分配證明責任的原則,提出當事人對某種權利産生的事實和妨礙權利産生或使已經産生的權利複于消滅的事實在某訴訟争議事實處于真僞不明的狀态時須加以證明,否則将有可能承擔由此産生的不利後果。 

                  最高法院的《民事證據規定》第4條第4款規定:“建築物或者其設置以及建築物上的擱置物、懸挂物發生倒塌、脫落、墜落緻人損害的侵權訴訟,由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對其無過錯承擔舉證責任”。這一條規定的基礎是《民法通則》第126條建築物緻害具體規定在證據法上的體現。其進一步強化了《民法通則》第126條适用“過錯推定”的色彩。按照一般的侵權情形,權利人必須首先對于權利産生的事實加以證明。一般侵權案件構成要件分爲四個部分,即被害人損害之事實、加害人有損害行爲、損害行爲與損害事實之間具有因果關系、加害人有過錯。一般的侵權行爲中,被害人必須對以上構成要件的事實加以證明。但是由于現代經濟和科技的高速發展,使得越來越多的侵權行爲具有了新的性質,如高空落物緻害、公害侵權、環境侵權、醫療侵權等等。在這類侵權行爲中,往往能夠證明加害人有過錯的證據和基本事實掌握在加害人一方的手中,造成了“證據的偏在性”,因此法律基于對受害人權利救濟的合理保護目的,将侵權案件構成要件中的某些要件事實的證明責任負加于加害人一方,以實現權利的合理救濟,體現程序之正義理念。

                  在建築物或者其他設施以及建築物上的擱置物、懸挂物發生倒塌、脫落、墜落造成他人損害的案件中,要求無辜的被害人對于被告的過錯加以證明顯然是不公平的,因爲是否有過錯的信息資源往往掌握在加害人手中,加害人相比于被害人更加了解緻害的原因以及發生過程,因此法律理所應當将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證明責任分配給加害方,以實現對被害人的救濟,從而進一步實現侵權行爲法的價值。《民事證據規定》第4條第4款後段言及:“由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對其無過錯承擔舉證責任”。其含義應當是先推定加害人對于損害的發生具有某種過錯,再由加害人就其沒有過錯加以證明。這裏所“推定”的隻有過錯,而不是全部的責任構成要件。從免責是由上來說,加害人隻要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就可以推翻這種推定和假設。但是在嚴格責任中,加害人單單隻證明自己沒有過錯還不能構免除責任,隻有當其對于法律規定的事實(如不可抗力、被害人故意等)加以證明之後才可以免責,有的情況下就算加害人可以證明上述事實也不能免責,例如空難案件。

                  江平教授指出:推定侵權人過錯就是指侵害人必須承擔舉證責任證明自己沒有過錯才能免除其責任。在一般侵權行爲中,受害人必須證明侵權人由過失,否則侵權人不承擔民事責任,受害人負有證明責任;而在這一特殊的侵權行爲中加害人必須證明自己沒有過錯,否則其将承擔敗訴的風險。但是這種責任還不是無過錯責任,她仍然時過錯責任,隻是這種過錯是推定的罷了,加害人同時還可以通過證明自己沒有過錯來免責。 

                  但是有的訴訟法學者對于建築物緻害的案件中适用過錯推定的說法表示懷疑。如張衛平教授認爲,按照羅森貝克的規範說理論,存在過錯作爲侵權案件權利産生的法律要件事實,應當由主張損害賠償的權利人加以證明。有的民法學者認爲該條規定屬于一種過錯推定恐怕欠妥。因爲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就使有無過錯處于真僞不明的狀态,對于承擔證明責任的一方就要承擔相應的不利後果,其後果就是存在過錯事實的成立。當然,證明責任的承擔的确是一種假設,不能證明并不意味着就一定存在或不存在,但是推定過錯通常是指不能證明對方或第三人有過錯時,對自己存在過錯的推定。 

                  六、結語

                  過錯推定的歸責方式是介于過錯責任原則和嚴格責任之間的一座橋梁。過錯責任原則對于原告提出了較爲嚴格的證明要求,關它注的重點是應不應當對于加害人予以法律上的非難,其較爲重視侵權人的主觀惡性;嚴格責任或危險責任關注的是對于被害人的救濟,它是對于那些尚不能充分控制但法律政策卻不願禁止的活動所在成損害的一種态度。他的基礎是使得損害的發生在最有效、最經濟的範圍内盡快地恢複到損害發生之前的狀态。而過錯推定在邏輯上依然屬于過錯責任的範疇,而在經驗層面或操作層面卻具有某種中性的事實。其産生的實質是權利的相互沖突。一方面,被害人由于對于損害發生全然不知,從而不能證明侵權人的過錯,導緻不能得到救急将有違正義的理念;另一方面,對于建築物的所有人和管理人加以過重的證明責任又将導緻新的不正義産生。因此,過錯推定成爲了其二者之間的結合點,成爲了人類爲解決這一矛盾而找到的合理的出路。雖然不是最好的出路,但卻能夠被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所接受,從而也就具有了其存在的合理性與價值。本文着重探讨了這一歸責方式在立法過程中的種種理論基礎和事實理由,雖然不夠全面,但卻在試圖尋求一種新的制度研究進路。也許這才是本文的貢獻與真正的價值。


                  注: 
                  王家福等:《民法債權》,法律出版社1991年版,第521頁。
                  大量的民法教科書和論文在論及這一問題的時候都認爲《民法通則》第126條适用的是過錯推定的侵權法歸責原則。此類的書籍和文章有中國政法大學民法教研室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講話》,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86年版,第225頁,此部分爲張佩霖撰寫。佟柔主編:《中國民法》,法律出版社1990年版第584頁以下。王家福等:《民法債權》,法律出版社1991年版,第521頁。張新寶:《中國侵權行爲法》(第二版),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8年版,第54頁。張冬梅主編:《民法通則新釋與例解》(下),同心出版社,第685頁。江平:“民法中的視爲、推定與舉證責任”,載《政法論壇》1987年第4期,第4頁。程嘯:《侵權行爲法講義――過失推定:事實自證、外觀證明與初步推定》,第7頁。王利明:《侵權行爲法規則原則研究》,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3年版,第68頁。
                  根據《民法通則》第126條的規定,因建築物或其他設置發生倒塌,脫落造成他人損害,其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民事責任,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除外。這一方面說明建築物或其他設施造成損害的民事責任,并非适用無過錯責任,而是适用過錯推定;另一方面說明,如果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即具有免責的理由,可以不承擔民事責任。依據法理,如果物的所有人或管理人能夠證明自己盡了相當的注意(必須是高度的注意)或者損害是由于受害人自己或第三人的故意或完全由于不可抗力等原因所引起,也可以免除責任。參見李由義主編:《民法學》,北京大學出版社1988年版,第655頁,此部分由武漢大學餘能斌副教授撰寫。
                  按照我國《民法通則》第126條的規定,物件緻人損害,“其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民事責任,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除外”。這裏的管理人是指對物件有管理義務的人,而不是指使用人。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所承擔的責任,從歸責原則上屬于過錯推定責任,因爲所有人或管理人負有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舉證責任,而受害者無證明被告有過錯的舉證責任。參見王利明主編:《民法•侵權行爲法》,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3年版,第467頁,此部分由郭明瑞副教授撰寫。
                  我國對于建築物緻損的民事責任采用過錯推定的責任方式,是因爲建築物不具有高度危險的性質,故并無采用無過錯責任的必要;建築物緻損事件的受害者往往難以了解和證明建築物所有人和管理人的過錯,故不宜采用一般的過錯證明方法。而采用過錯推定原則,一方面免除了原告的舉證負擔,加強了對受害人的保護,另一方面,承擔被告在證明自己沒有過錯時免除責任,避免了對建築物所有人、管理人過分規則的偏向。參見楊振山、回泸明、梁書文主編:《民法通則及配套規定新釋新解》,人民法院出版社1996年版,第1006頁。
                  房紹坤:《論工作物緻人損害民事民事責任》,《煙台大學學報》1993年第3期。
                  但是在此問題上也有學者提出過不同的看法。如王衛國教授就認爲:“過錯推定沒有脫離過錯責任原則的軌道,而隻是适用過錯責任原則的一種方法”。參見王衛國:《過錯責任原則:第三次勃興》,第180頁。此種看法也不無道理。
                  參見【荷蘭】亞瑟•S•哈特坎普:《荷蘭民法典的修訂:1947-1992》,湯欣譯,《外國法譯評》1998年第一期。
                  我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二十一條:國家機關或者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在執行職務中,侵犯公民、法人的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第一百二十二條:因産品質量不合格造成他人财産、人身損害的,産品制造者、銷售者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責任。運輸者、倉儲者對此負有責任的,産品制造者,銷售者有權要求賠償損失。第一百二十三條:從事高空、高壓、易燃、易爆、劇毒、放射性、高速運輸工具等對周圍環境有高度危險的作業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如果能夠證明損害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擔民事責任。第一百二十四條:違反國家保護環境防止污染的規定,污染環境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責任。第一百二十七條:飼養的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民事責任;由于受害人的過錯造成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不承擔民事責任;由于第三人的過錯造成損害的,第三人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這些條文中隻是說明受害人故意是此類侵權行爲的免責事由,而根本沒有規定“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除外”。事實上這些條文的規定屬于典型的無過錯責任範疇,在這些條文所體現的情況下,加害人并不能通過證明自己沒有過錯來免責,加害人的免責事由往往是法定的,如意外事件、不可抗力、被害人故意等等。
                  王利明:《侵權行爲法規則原則研究》,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3年版,第68頁。近年來持此種觀點的還有王蜀黔、張林鴻:《論民法中的過錯推定原則》,載《貴陽師專學報(社會科學版)》2001年第2期。
                  王衛國:《過錯責任原則:第三次勃興》,第11章、第12章。
                  佟柔主編:《民法原理》(修訂本),法律出版社1987年版,第245頁以下。本資料參見于程嘯:《侵權行爲法講義――過失推定:事實自證、外觀證明與初步推定》,第7頁。
                  佟柔主編:《中國民法》,法律出版社1990年版,第577頁以下。
                  參見沈關生、周強、嶽志強:《民法通則與審判實踐》,群衆出版社1989年版,第156頁。
                  中國政法大學民法教研室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講話》,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86年版,第224頁,此部分爲張佩霖撰寫。
                  與此相關的資料還有:“1983年3月2日城鄉建設環境保護部關于迅速采取措施防止房屋倒塌事故的報告。1982年廣東海康七層旅館大樓和湖南衡南泉溪公社豬鬃廠倒塌事故……萬裏同志對此很重視……相當一部分已建和在建工程的質量隐患非常嚴重……”。“1983年3月4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城鄉建設環境保護部關于迅速采取措施防止房屋倒塌事故的報告的通知”。“建築工程質量問題嚴重……‘百年大計,質量第一’……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房屋倒塌事故的發生。……迅速扭轉質量低,事故多的嚴重狀況……” (以上兩段材料摘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資料彙編 第二輯(上)》中國政法大學民法教研室編 内部資料 1984年11月 第171-173頁)
                  本案件來自劉家琛、李春霖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現行法律判例分析》,九州出版社2001年版,第1798頁。
                  《通知》中指出:整頓建築市場,糾正行業不正之風,對于鞏固和發展建築行業改革成果,具有重要意義。近一年來,對于建築市場的整頓工作已經初見成效,并取得了一些經驗,但發展不平衡,還存在不少問題。請各級人民政府繼續加強領導,采取有效措施,進一步抓好這項工作。有關部門要加強指導和監督檢查,密切配合,共同把整頓建築市場的工作做好。本資料來源于《中國法律年鑒》(1987年),法律出版社1987年版,第358頁。
                  在這一問題上,學界有人認爲主觀的證明責任中所關注的内容其實隻是一種訴權或者訴的利益,在處理民事糾紛中并不具有實際的意義。
                  張衛平主編:《民事證據制度研究》,清華大學出版社2004年版,第241頁。
                  [德]萊奧•羅森貝克:《證明責任論》,莊敬華譯,中國法制出版社,第95頁以下。
                  江平:“民法中的視爲、推定與舉證責任”,載《政法論壇》1987年第4期,第4頁。
                  張衛平主編:《民事證據制度研究》,清華大學出版社2004年版,第277頁。

                  湖南學曆提升報名熱線:0731-85718026快速聯系通道  
                  甘老師QQ咨詢 蔣老師QQ咨詢 QQ咨詢

                  TEL:甘老師18711294471 蔣老師17773102705 陳老師0731-85718026

                  2020年自考、成考、網教報名進行中,點擊立即報考咨詢>>

                  掃一掃下方二維碼關注湖南自考生網微信公衆号、客服咨詢号,即時獲取湖南自考、成考、網教最新考試資訊。

                  • 湖南自考官方公衆号

                    關注公衆号免費拿資料

                  • 湖南自考官方微信

                    微信掃一掃保過沒煩惱

                  免責聲明

                  1、鑒于各方面資訊時常調整與變化,本網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實際以考試院通知文件爲準。

                  2、本網部分内容來源于網絡,如有内容、版權等問題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将會及時處理。聯系方式 :QQ(2319172247)

                  3、如轉載湖南自考生網聲明爲“原創”的内容,請注明出處及網址鏈接,違者必究!

                  特别聲明:本站信息大部分來源于各高校,真實可靠!部分内容來自互聯網,僅供參考!所有信息以實際政策和官方公告爲準!

                  湖南求實創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湘ICP備18023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