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date-time='rs8dunp'></dt>
    <dialog dropzone='lvqknfi'><pre dir='b7q861rw'></pre></dialog>

    <fieldset dropzone='cm1t4t'></fieldset>
      <th date-time='7ehr6s'></th>
        1. 您當前的位置: 湖南自考網 > 畢業論文 > 法學類 > 文章詳情

          2018-06-20 15:27:19
          來源:湖南自考網
          内容摘要:傳統的人格權制度主要在于保障人格之完整性與不可侵犯性,着重于非财産性的人格利益之保護,而随着社會的發展變化,部分人格權已經逐漸成爲商業活動上的重要客體。人格權的商業利用對傳統的人格權制度與理論造成了沖擊:一方面,于普通的人格利益之外,又分離、形成了一種包含經濟利益在内的相對獨立的人格利益——商事人格利益,人格權發展成爲維護商事人格利益的、兼具财産權屬性和具有财産價值的商事人格權;另一方面,爲适應商業活動的需要,這些人格權必須具有一定的可轉讓性與繼承性,而且,在權利的保護上能夠适用相應的财産權救濟方式,以維護人格權在商業利用中所産生的經濟利益。
          關鍵詞:人格權 财産價值 轉讓 繼承 财産損害賠償


          一、問題的提出
          在現代商業社會中,似乎什麽東西都可以被打上商品的烙印,即使是以往被認爲聖潔的、遠離商品銅臭氣息的人格也概莫能外。商業化浪潮對人格領域的沖擊是深刻而廣泛的,其人格受到商業化浪潮的沖擊的,首先是從事商業活動的人,不論是自然人還是法人。他們的商業名稱(商号)、商譽、商業秘密以及商業信用已經成爲無形資産,并成爲商業活動中的重要因素。例如,商号、商業秘密的有償轉讓,商譽的價值評估與信用評級以及以此爲基礎的商業投資等商業活動,在實踐中已經非常普通和相當發達,從面使得那些從事商業活動之人的人格的商業價值得到發揮。即使是對于那些不以商業活動爲業的人而言,其人格的商業人價值也在商業活動中得到挖掘與展現。典型的如被稱做“人格商品化”(personality merchandising)的對自然人的姓名、肖像乃至聲音等人格标識的商業利用,即人格标識的擁有者,通過授權許可他人以商業目的利用自己的這些人格因素而獲取價金,被授權使用人也從使用活動中獲取商業上的利益。例如,借用名人的姓名、肖像做廣告,以推銷商品;授權他人使用自己的姓名做企業的名稱;将他人的肖像、姓名印在挂曆、T恤衫、玩具等商品上以增強對顧客的吸引力。
          在人格商品化等商業化浪潮對人格領域的沖擊中,形成了一系列複雜的法律關系,産生了一系列新的法律問題。
          例一:1997年2月,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了“三毛”形象糾紛案。[1] 案情如下:原告是某著名漫畫畫家的繼承人,被告是某企業。原告訴稱,被繼承人即著名漫畫家創作了家喻戶曉的漫畫角色:三根長發、圓鼻子的小男孩。原告發現被告未經著作權人許可,擅自将漫畫的角色形象作爲商标注冊并廣泛使用,構成對原告的著作侵權。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侵權,賠禮道歉,賠償損失100萬元,并承擔訴訟費用。被告辯稱,申請商标注冊是依據商标法的合法行爲,商标局依法核準被告的商标注冊申請,因此被告依法使用注冊了的商标,不構成對原告的侵權。經法院審理查明:案件所涉及漫畫形象是已故著名畫家所作。被告未經權利人許可将該漫畫形象作爲商品商标注冊,還将該形象在戶外廣告、職員名片、報刊、企業内部銘牌上使用。被告共向商标局申請了38類标有該漫畫形象的商标(已核準31類),共印刷印有該漫畫形象的商标10萬餘件,尚庫存3萬件。法院認爲,原告作爲畫家繼承人,享有在著作權保護期内的對該作品的使用權和獲得報酬權。被告的行爲構成對著作财産權的侵權。原告繼承的是著作權中的财産權,要求被告賠禮道歉于法無據,法院不予支持。最後法院判決,被告停止在産品、企業形象上使用該漫畫形象,賠償原告人民币10萬元,訴訟費用雙方按比例分擔。
          本案審結以後在知識産權界引起了較大反響,案件被告稱自己是國内首例《著作權法》與《商标法》沖突的犧牲者。但是從理論上講遠不隻如此,如果說被告的行爲侵犯了作者的著作權,那麽侵犯的是其中的何種權利?法院認爲本案件原告作爲畫家的繼承人,享有著權權保護期内對該作品的使用權和獲得報酬權。倘若說本案被告将畫家美術作品中的一個漫畫角色作爲商标注冊、印刷、使用和宣傳是對原作品部分“複制”使用還易于被人接受的話,那麽,假如僅将一部作品中主人公的姓名作爲商标進行了注冊、印刷、使用和宣傳,是否也構成對作者的著作權法侵權呢?著作權人能否對此主張權利?主張何種權利?其法律依據又是什麽?
          例二:1976年5月26日,日本東京地方法院審結“SAZAE”案件。案情與本文開頭所引案例類同。原告漫畫家訴被告旅客汽車運輸公司在汽車上描繪其美術作品《SAZAE夫人》中的主人公頭像,要求3672萬日元的損失賠償。法院部分否定了原告的訴訟請求。本案判決對作品中角色的界定有這樣的叙述:“給予漫畫的出場人物以劇中角色、容貌、姿态等恒久性的表現,應當解釋爲超越了語言所表達的題目和情節,也超越了某特定場景中特定出場人物的面部表情、頭部方向、身體動作等”,角色“可以使人看出是連載漫畫中出場人物的容貌、姿态、性格等的表現。”[2] 該案例判決的意義在于剖析出了一個無可争議的事實,即将漫畫作品中的一個特定角色進行商業性利用,決不是單純對原作品部分地機械複制,從表象上看,将一個漫畫角色用作商标隻固定地使用了有單一動作、姿态、表情的角色形象,但使用的結果是使人不得不聯想該角色在整個作品中的整體形象,包括其性格、品德、能力等特征。同樣,将一部文學作品中主人公姓名進行商業性使用,也不是單純地對主人公姓名本身的使用,其結果同樣會令人聯想起姓名背後的角色整體形象。這樣前面提到的問題就逐漸明朗了,将連載漫畫中一個角色作爲商标使用和宣傳,的确觸及了漫畫的著作權,但問題在于它不是對作品的複制,而是對特定角色整體形象的使用。未經著作權人許可的這種使用侵犯的是著作權可的何種權利,目前的著作權法無法予以回答。
          至于未經授權、擅自以商業目的使用他人姓名、肖像和盜取、損害他人姓名權、肖像權、商譽權、信用權等包含經濟利益的人格權造成的損害又将如何處理,是按精神損害賠償方法處理,還是以非精神損害賠償處理,也是必須面對的問題。
          随着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快速發展和國際經濟全球化趨勢的日趨加強,這方面的糾紛越來越多,如“樂百氏”字體及人物形象創作人訴廣東今日集團侵犯版權、“泥人張”的後代訴天津市“泥人張工藝作品經營部”侵犯了姓名權、名譽權、版權及商标權等。這種權利的糾紛越來越引起著作權人和各類人士的關注,而機關企業則對突出其來的争執弄得不知所措。尤其,衆多企業借助角色形象創造市場,逐漸成爲名牌企業,其産品跨入名牌産品的行列。面對著作權人要求保護這種商事化權的據理力争,企業知識産權保護中的商事化權問題日益突出。

          二、商事人格權的界定

          (一)商事人格權的界定
          針對上述諸多問題,如果僅僅按照傳統的人格權理論和我國民法通則等現行法律有關自然人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和法人名稱權、名譽權等人格權的規定來處理,顯然尚有許多法律空白需要填補。例如,現行有關姓名權、肖像權的法律并未規定姓名權和肖像權可以繼承和轉讓;傳統民法理論也一直認爲姓名、肖像等人格不是商品,姓名權、肖像權等人格權不能轉讓和繼承;至于商譽和使用的問題,實踐中雖然已廣泛涉及,但有關法律的規定卻嚴重滞後,如法律至今沒有明确承認商譽權和信用權。因此,如果嚴格恪守這一傳統民法理論,拘泥于現行法律制度的話,人格商品化等以人格爲對象的商業活動及人格權的商業利用必然會受到限制和阻礙,相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也得不到充分保護,這種後果對商品銷售市場及其他相關行業(如廣告行業)的經濟活動也将産生不利影響。因此人格權也必須适應人格商品化等市場經濟活動的需要,如同财産權一樣,可以繼承、轉讓,并在受到侵害時獲得财産損害賠償。正是在這種社會、經濟背景下,人格權的發展呈現出新的特點,并形成了不同于傳統人格權制度與觀念的商事人格權。
          對于商标權、廣告使用權與版權或姓名肖像權交叉産生的争議,國外出現了“商品化權”(Merchandising Right)、“公開權”(Right of Publicity)等名詞予以解釋。在國内,對于此種權利現象,學術界觀點不盡一緻。鄭成思先生将這一領域的權利歸納爲“形象權”。所謂“形象權”,包括真人的形象(例如,在世人的肖像)、虛構人的形象、創作出的人和動物形象、人體形象等等。這些形象被付諸商業性使用的權利,統稱爲“形象權”。[3](P32-33)我國著名法學家江平針對這種人格權與财産權适應商業需要而商事化的權利現象,提出了“商事人格權”的概念來予以概括和說明。所謂商事人格權,就是能夠進行商業利用、已經商業化的人格權,是指公民、法人爲維護其人格中兼具經濟利益因素在内的、具有商業價值的特定人格利益——商事人格利益而享有的一種民(商)事權利。[4](P128) 這種商事人格利益在實踐中的表現形式很多,如作爲商事主體的商自然人和商法人所擁有的商号、商譽、商業秘密、商業信用等人格利益和作爲一般民事主體自然人的姓名、肖像乃至聲音等人格标識用于商業目的時産生的人格利益等,它們都同時包含有經濟利益因素,是具有商業價值的人格利益。以這種人格利益爲保護對象的商事人格權,反映在自然人和法人的現代市場經濟活動中其人格因素商品化、利益多元化的社會現實,體現了人格權在商品社會中的發展變化,是人格權的商事化。一方面,它仍然保留部分傳統的普通民事人格權的基本屬性,如它仍是主體因其特定人格自身所産生的權利,而不是主體通過自己的行爲取得的權利;另一方面,它又不得不發生相應的變化,适應社會商品化的發展和商業利用的需要,在很大程度上以兼具有财産權的屬性,具有财産價值,可以轉讓、繼承以及财産損害保護方式的适用等。
          (二)商事人格權财産價值的評定
          商事人格權的财産價值的外在表現形式主要有:(1)許可使用費。如個人姓名、肖像許可他人進行商業性利用的費用;(2)轉讓費用。商号、商譽、商業秘密等可以進行轉讓,但要求的條件和方式不同。如商号和商譽應與營業一并轉讓,而商業秘密則可以單獨轉讓;(3)投資作價。以自己的姓名、名稱和信用作爲投資是法律許可的,但是要承擔無限責任。 (4)企業合并、分離、破産時的評估價值。商事人格利益的獲利能力是确定其價值的重要因素。(5)信用的評級。信用通常是通過被評爲一定的等級來表現它的财産價值的,而不是直接用金錢數額來表示。
          從上述商事人格權财産價值的表現形式來看,其價值的确定可以分兩類:一是評估作價,得出具體的貨币價值額,這一方式适用于商譽、商号(姓名)、商業秘密以及肖像權;二是進行評級或資信評估,将其财産價值定位在既有的等級體系中相應的位置,主要适用于信用權。如将信用權在商業利用中的财産價值分爲A、B、C、D四個等級或用一定的分值來代表。根據商事人格權财産價值的特點,對其價值進行評估時,應當注意以下幾個問題:
          1、評估的對象是權利,不是人格本身或肖像、商号等人格标識本身。我們通常所說的商譽的評估、信用的評估等說法,嚴格而言是不夠準确的;應該說,所要評估的不是人格或人格标識本身,而是人格所具有的财産價值。如果本人對其人格不具有專屬性,别人不能從他那裏獲得對其人格利用的權利,那麽他的人格也就無價值可言。不從人格權的角度出發,僅僅抽象地對肖像、姓名、信用、商業秘密等人格利益表現形式本身進行價值評估,其結果就會出現失真。以肖像的商業價值評估爲例,如果本人已經将肖像授權他人進行商業利用或将其肖像進行商業利用的控制權在一定期間或地區、甚至永久地轉讓給他人,這時對本人的肖像進行價值評估,如果不考慮本人的肖像權所受限制或已轉讓的事實,評估的價值将沒有實際意義或與此時的真實價值相離甚遠。另如商譽,1992年12月發布、1993年7月1日施行的我國《企業财務通則》第20條規定:“無形資産是指企業以長期使用但是沒有實物形态的資産,包括專利權、商标權、著作權、土地使用權、非專利技術、商譽等。”這裏是将商譽同專利權等權利相并列的,因爲專利、商标以及商譽是無體的,不像有體物那樣通過控制其物本身就可以獲得其利益,而必須通過相應權利的享有才能控制、獲取利益,才具有财産價值可言。
          2、人格權價值評估的交叉與重複。人格權權勢與一個人的人格密切相聯系的,不論是肖像、姓名等人格标識,還是商譽、信用以及商業秘密等,都是一個人人格的要素或表現形式。因此,當對肖像、姓名或商譽、信用進行價值評估時,實際上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僅僅對姓名或商譽單獨人格因素的價值評估,而是對整個人格的價值的評估。例如,對廣義的商譽進行評估,必然把商标及商号包括在内。“因爲顧客看商品或服務的提供者的商業信譽,首先會看有關的商标及有關廠商、企業的商号。”因此,在對人格權價值進行評估時,應當防止重複評估、重複作價的問題。如果對一個人的肖像進行了價值評估後,又對其姓名進行價值評估,将二者再相加,評估的價值額高了,但并不意味着該人的人格價值真的那麽高,因爲這兩個評估價值額有許多重複之處。
          3、價值評估所要考慮的因素因評估的對象不同而不同。人格權價值評估所要考慮的因素有共同的一面。如都必須考慮市場上有沒有人需要它(肖像、商号等),打算出多少錢來購買它等市場因素。但更爲重要的是要考慮與評估對象不同特點相對應的特殊因素。如對商譽的價值評估中,要考慮到該企業的顧客名單或較固定的銷售渠道,商品或服務提供者所擁有的具有識别性的營業點(包括房屋的位置、門面等),研究與開發狀況有關骨幹人員的聲譽,企業在同行客戶中的評價等;對商業秘密,尤其是人格性較強的經營性秘密的價值相對關系較遠,所以“首先應注意要評估的内容是不是可以從單位的整體經營中分離出業,并且具有獨立的經濟利益。”對企業信用的評估,則要注意考慮企業素質(領導群體素質和綜合能力及職工隊伍素質、管理素質等)、資金狀況、經營管理、經濟效益、履約率、發展前景等因素。
          4、完善人格權價值評估的要件、程序及評估機構等相關法律制度。例如,在大多數國家,對姓名、肖像、商号、商譽等人格利益的價值評估,通常是在人格權轉讓或人格标識的使用許可、企業合并與分立、企業破産清算、進行相關的特定貿易活動以及在侵權訴訟中涉及人格權經營利益的損害賠償等情況下才進行的;我們國家存在的動辄進行人格權價值評估的做法是值得商榷的,因爲人格權的經濟價值有其時間性和地域性,以前的評估價值并不一定與現在應有的價值相符,所以應當規定什麽情形下才能夠進行有效的價值評估。我國現行的人格權價值評估制度,尚沒有系統的法律規定,存在着内容零散、涵蓋面窄、不夠具體等問題。目前的相關規定有《國有資産評估管理辦法》(國務院1991年第91号令發布)。1990年8月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關于設立信譽評級委員會有關問題的通知》等一些行政法規、行政規章、規範性文件和一些地方法規,如《深圳經濟特區無形資産評估管理辦法》等,尚須進一步健全和完善。

          三、商事人格權的轉讓與繼承

          普通人格權的專屬權非常強,是不能轉讓、繼承的。但是,商事人格權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不受該原則的限制,允許相應的轉讓和繼承。因爲在商事人格利益中,那種非财産性的專屬性極強的人格利益被淡化,而非專屬性的經濟利益内涵則占據主導地位,因此使得人格權的轉讓在一定情況下成爲必要與可能。
          (一)商事人格權轉讓的必要性
          商事人格權的轉讓是人格權商業利用的主要形式,其轉讓的必要性主要表現爲以下幾個方面:
          如果不允許商事人格權的轉讓和繼承,就限制了對商事人格利益所可能實行的充分利用。以商号爲例,如果僅限于自己使用,而不允許出資或轉讓于他人,則其财産價值顯然不能得到充分展現。相反,通過轉讓會使其得到商業增值;通過授權使用,在其使用價值得到充分實現的同時,還會創造新的價值。以美國法上公開權爲例,一位美國學者就曾指出:“如果(姓名、肖像等人格标識的)公開價值 (publicity values)不能被有效出現的話,這種公開價值的金錢價值即使不是被全部損毀,也會大大減損。”[5]
          由于商事人格利益同時包括人格因素和财産因素,如果不允許轉讓,保護的隻是人格因素,對财産因素的保護就不夠周全。以個人肖像爲例,根據不可轉讓的原則,其結果是隻能被動的判令擅自進行商業性使用的人賠償損失,而不允許權利人主動授權他人商業性使用獲取使用費,這是不近情理的。實踐中,對商号、商譽等商事人格權侵害的一個常見方式是“仿冒”,在英美法中有“仿冒之訴”(passing off )[6]的救濟形式。既然有如些之多的“疏導”,使對商事人格權的保護從侵權法走向人格權法,由後者直接授予權利人進行轉讓或許可他人使用的權利,将仿冒這種非法的人格利益轉讓變成合法的轉讓 。
          商事人格利益也是一種經濟資源。在市場經濟條件下,資源應流向最能發揮其效用的地方,由價值規律決定其配置。人爲限制商事人格利益轉讓和流通,是違背市場經濟規律的。
          (二)商事人格權轉讓的可能性
          普通人格權的專屬性太強,以至于難以與主體分離。而商事人格權則由于其保護的商事人格利益從普通的人格利益中脫離出來、并相對獨立,從而爲商事人格權的轉讓打下基礎。
          商事人格利益從普通人格利益中的脫離有兩條途徑:一是自然人的人格利益在商業化使用過程中産生的相對獨立于純粹精神性人格利益的物質性無形财産利益,體現爲金錢價值。如個人的肖像在普通人格利益範疇中是無法轉讓的,因爲肖像就是人格的标志,其中所體現的人格利益就是标明人格所在。而人格與人是一體的,不能将甲的人格标識轉讓給乙用以表示乙的人格,但是當肖像被商品化,進行商業利用後,肖像的作用就不再僅僅是人格的标識,還能夠産生金錢利益,成爲另一種屬性的人格利益。這時,就可以采用授權許可等方式将這一意義上的肖像利益轉讓給他人。自然人以其姓名作商号也是如此,他同時擁有姓名權和商号權,作爲姓名權,不能轉讓;作爲商号權,則可以轉讓給他人,以充分發揮商号的商業價值。如著名電影演員劉曉慶以其姓名作爲某企業的商号,姓名便具有商業上的價值,能夠産生财産利益(當然也同時帶來風險);姓名作爲商号時的利益已從單純作爲人格标識的普通的姓名利益獨立出來。經營性商業秘密也是如此而具有了轉讓的可能性。它從普通的生活秘密中分離出來,并不同于普通生活秘密。普通的生活秘密是隐私權的保護對象,被認爲與權利人本身不可分離;而商業秘密受保護的價值主要是在于其在創造财富——獲利能力方面的作用,不是個人生活的安靜、不受幹擾和個人尊嚴。因此,商業秘密可以轉讓,不因轉讓而影響權利人的人格尊嚴和他的私生活安甯。因爲他的這些秘密信息是商業性的,主要是爲了經濟活動和營利而存在。通過對商業秘密的轉讓可以營利,自行保有、使用秘密也可以營利,既然二者的目标相一緻,法律便無理由禁止這些秘密信息的轉讓。二是法人、尤其是企業法人的營利性目的使其人格利益具有了商事特色。法人的人格本身可以分立、合并乃至轉讓,如公司的合并、分立等,在這一過程中,它的商号、商譽、經營秘密和信用等也存在着分立、合并、轉讓乃至消滅的命運。事實上,商譽、商号、信用等也總是和公司營業的轉讓一并進行的,作爲組織體的營業的轉讓,實際上也就意味着組織體的人格被其他主體人格的吸收或合并成一個新人格,其所附帶的商譽等人格利益也被其他主體所擁有。這是商譽等人格利益轉讓的特殊性。
          (三)商事人格權轉讓的方式與效果
          人格權的轉讓在方式上有其特殊性。由于傳統民法隻承認商号、商業秘密的轉讓(商譽與商業信用的轉讓則通常是借着商号的轉讓來實現的),其他人格權的轉讓被認爲無效。因此,諸如姓名、肖像等人格權的商業利用并不完全以普通的轉讓合同的方式進行,而往往是采取授權許可合同的方式進行,即授權他人對自己姓名、肖像等人格标識進行商業性使用。這種授權合同的轉讓方式,是人格權轉讓的一個特點,也可以稱之爲相對轉讓,以與普通轉讓相區别。對于這種授權許可合同的轉讓方式,在法律和理論上争議頗大,主要有兩種觀點。
          一種觀點認爲授權許可合同隻是債權效力的授權合同,即被授權人并不是因爲該合同而成爲人格權的權利人,也不取得任何可以排除或對抗他人或其他被授權人之權利,授權人根據該合同則隻負有容許他人使用的義務,不負轉讓任何權利的義務。因此,作爲債權效力的授權合同,不發生權利的轉移,權利人也未喪失任何權利。這是與傳統人格權觀念相符合的觀點。
          另一種觀點則認爲授權許可合同是物權效力的授權合同,即根據合同約定,被授權人在約定的範圍(時間與地區)内,取得授權人之權利,并可以行使該權利。它與債權效力的授權合同的區别是,債權效力授權合同僅在當事人間有拘束力,而物權效力的授權合同則是權利人将其權利的全部或一部分轉移于被授權人,被授權人不僅有使用的權利,還可以以權利人的地位排除或對抗他人。同時,物權性合同與一般轉讓合同有所不同,即轉讓合同爲終局的處分行爲,而物權性授權合同的被授權人隻是在一定的時間和地區内取得權利,并非終局的取得權利,權利人仍保有人格權權利之主體。但是物權性授權合同,仍然涉及權利之轉移,這是該種效力合同的關鍵所在。對此,德國法院基于人格權絕對不得讓與的原則而認爲物權效力之授權契約無效;但這一見解由于未充分考慮到人格之經濟利益内涵,不僅不利于被授權人,也無法充分保障人格權人之利益,因此遭到德國學者批評,并提出一個突破性的概念——“限制性轉讓”,[7](P235)嘗試突破人格權絕對不得讓與之藩籬,并肯定物權性授權契約之效力,以兼顧讓與人與被讓與人之利益。
          筆者認爲,應當承認授權許可合同的物權性效力,這有利于人格權的商業利用,有利于權利人人格的全面發展和價值的充分發揮,也有利于保護被授權人的利益,維護交易秩序。較之債權性授權合同的觀點,是一大進步。但是,就其适用範圍、效力内容等問題尚有待于進一步探讨。
          (四)自然人的商事人格權具有相對的可繼承性
          就一般人格權而言,由于其強烈的屬人性,自然人的普通人格權完全與人格本身相始終,自然人死亡,權利終止,不能繼承。但是自然人的商事人格利益是可以流傳給後代由其繼承的。因爲姓名(商号)、肖像等自然人的人格标識在事實上會惠及于他的後代,如果不允許他的後代像享有死者生前的其他财産利益那樣享有這一利益,是不公平的。如美國的公開權制度即規定,原公開權人死亡後,其公開權仍可在一定期限内繼續存在,在該期間,公開權由其繼承人繼承享有,侵害該公開權人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之所以承認公開權的可繼承性,主要是因爲公開權的财産價值。即使公開權擁有者死亡,其姓名、肖像等人格标識在事實上仍然會惠及于他的後代和其他近親屬,如果不允許其後代或其他近親屬像繼承享有死者生前的其他财産利益那樣享有這一利益,是不公平的。賦予公開權繼承性的另一個重要理由是:“被授權許可的人和其他利用死者人格的人,需要有一段時間爲他們所利用的人格标識進入公共領域之時做準備。如果人一死,其人格标識就進入公共領域,鑒于死亡時間的不确定性,許可的價值就會大打折扣。”

          四、商事人格權的保護

          商事人格權由于其屬性所緻,其所受侵害的行爲方式有其特殊性。一是大多數發生在商業或貿易(商事活動)領域,并由其競争對手所緻:如對商譽诋毀、盜用商業秘密、損害對方信用等,常發生在同行之間,因此通常用反不正當競争法或貿易法來調整;當然,新聞媒體也常常成爲商譽和信用的侵權人,這時要考慮的是商事人格權與新聞自由之間的利益平衡問題。二是主觀上故意的情形居多。無論是未經允許使用他人姓名、肖像,還是冒用對方商号、仿冒對方商品,或者制造謠言、雇員洩露商業秘密等,多是故意所爲。三是對商事人格的損害,既有侵權行爲,又有違約行爲,以侵權行爲居多。相應地所适用的民事責任等救濟方式也以侵權責任爲主;違約責任的适用範圍較窄,如雇員違反合同洩密的違約責任以及合同締結過程中洩露對方秘密所應承擔的締約過失責任。另外也有人認爲:“未經同意使用他人肖像或姓名時,應構成不當得利。”對商事人格權的保護包含了許多财産權進行保護的方式和特點,具有綜合性、多種類并以财産權保護方式爲主的特色。
          首先,對商事人格權的保護通常不包括對精神利益的損害賠償,不适用精神痛苦撫慰金的責任方式。法人是一個沒有自然生命屬性的社會組織,是一個“它”,而不是“他”或“她”,無血、無肉、無七情六欲。通常自然人的感情、精神,它是沒有的。所以,不存在對精神損害的賠償問題。至于對“精神”含義的一般社會認識,隻會人爲地使問題複雜化。具體而言,法人的名譽中不含有精神因素,不可能受到精神損害。對政府等機關法人而言,社會公衆或媒體對其在管理和統治方面的聲譽的诋毀,不構成侵害名譽。因爲這是憲法中言論自由的題中應有之義,即使存在虛假,被批評者也不能提起侵害名譽之訴;如果是陰謀推翻政府的話,則應承擔相應的公法上的責任。事業單位法人和企業法人,對有關其專業和經營方面的诋毀,構成的是商譽侵權,不構成一般的名譽侵權,不存在精神損害賠償。自然人的名譽和商譽也應分開,對一個個體經營者的诋毀,有時會同時損害其名譽和商譽兩種人格利益,這是侵權人既要承擔侵害商譽的财産損害責任,又要承擔侵害名譽所造成的精神痛苦的精神損害賠償責任。
          至于對自然人的姓名、肖像中包含經濟利益的人格利益的侵害,通常也認爲隻适用财産損害賠償的救濟方式。姓名、肖像等人格标識中所包含經濟利益隻有在被告擅自以商業目的進行使用的侵害方式下,才會造成損害,這種單純的商業利用一般不會造成原告的精神損害;如果被告的行爲中同時包含損害原告名譽、公開隐私的行爲因素,會同時造成精神損害,這時可另行适用侵害名譽權或隐私權的救濟方式,進行精神損害賠償。
          其次,以财産損害賠償爲主要形式。維護商事人格利益的目的在于維護其無形财産利益。法人,尤其是企業法人的人格利益受損,往往意味着其有形或無形的财産損失,自然需要采取财産損害賠償的責任方式。這種損害賠償制度雖然也适用侵權法的基本原則,但在許多具體問題上則主要适用反不正當競争法以及商标法、商業秘密法等特别法,并由此形成了商事人格權損害賠償制度的一些特點。在賠償範圍和數額方面,一是雖然仍使用按實際損失賠償的原則,但這種實際損失已經擴大到間接損失的範圍;因爲商事人格利益受到損害不像有形财産受到損害那樣,出現财産物的直接損毀或直接的減值等直接損失,其損失通常是通過這些受損害人格利益的獲利能力的降低而形成的間接損失,如因商譽受損而造成的客戶退貨、解除合同等損失。二是可以适用損失額的推定計算方式。由于商事人格利益的無體性,它的實際損失額許多時候是難以确定的,因此推定計算方式就應運而生。三是可以适用法定賠償金制度,在許多分割商事人格權的案件中,原告的損失和被告的利潤都難以确定。爲解決這一難題,司法實踐中探索出了法定賠償金制度:即由法院按照法律規定的固定的賠償數額确定侵權人的責任。其适用前提是已經造成了損害,但具體數額沒有證據證明,而由法律或法院直接選擇賠償金額。這種方式特别适用于商譽、信用、商業秘密、商号以及人格商品化權等商事人格的損害賠償。四是适用懲罰性損害賠償。
          第三,普通的人格權保護隻限于國内法,而商事人格權的保護已擴展至國際法律規範。

          五、我國人格權制度的完善

          爲适應人格權商業利用的需要,有必要對我國人格權制度進一步完善。
          第一,必須承認和維護人格權中的經濟利益因素和人格權的财産權屬性。随着人格的商品化,人格也表現出了商業上的價值;人格權所保護的不再是僅僅包含精神利益的人格,而人格商品化中所形成的商業價值、經濟利益也需要予以維護,諸如姓名權、肖像權這樣一些傳統民法中認爲屬于純粹人格權屬性的權利,它們不但具有人格權屬性,還應包含财産權的屬性。它們所保護的客體既包括做爲精神價值的人格利益,也包括做爲财産價值的人格利益;名譽權則應當予以分解與重塑,将商譽和信用從中分立出來,名譽權不應再充當包括商譽權與信用權的“口袋型”權利。
          第二,人格權商事化除了在靜态上表現爲人格權兼具财産權的屬性之外,在動态上就表現爲權利的可轉讓性和可繼承性。隻有人格可以轉讓和繼承,它們的商業價值才能得以充分展現和利用,才有利于對人格商品化中相應主體(轉讓人、受讓人)經濟利益的保護。
          第三,對人格權的保護應包括損害賠償的權利救濟方式。商事化的人格權既包含精神利益型的人格利益,還包含經濟利益型的人格利益,以後者爲主。傳統的人格權的保護方式如賠禮道歉、精神損害賠償等,主要是針對精神利益人格利益的;這種保護方式不适用于對經濟利益型人格利益的保護。因此,有必要适用财産損害賠償制度來保護商事化的人格權,隻有這樣,才能更爲公平、更爲全面地保護相應自然人和法人的人格利益,才有利于維護他們人格的全面發展和充分利用。

          參考文獻:
          [1]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 完善我國知識産權侵權損害賠償制度 [J]. 人民司法,1997 (7).
          [2] 朱槟. 關于角色商品化權問題 [J]. 中外法學, 1998 (1).
          [3] 鄭成思. 知識産權法 [M]. 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
          [4] 王利明、楊立新、姚輝. 人格權法 [M]. 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
          [5] Nime er. The Right of Publicity, 19Law & Cortemp. 
          [6] Julius C.S.pindcaerr.From privacy toward A New Intallactual Property In Person, Kluvvar Law Irternational 1996.
          [7]王澤鑒. 債法原理——不當得利 [M]. 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
          TAG标簽: 人格權     商事     湖南    

          湖南學曆提升報名熱線:0731-85718026快速聯系通道  
          甘老師QQ咨詢 蔣老師QQ咨詢 QQ咨詢

          TEL:甘老師18711294471 蔣老師17773102705 陳老師0731-85718026

          2020年自考、成考、網教報名進行中,點擊立即報考咨詢>>

          掃一掃下方二維碼關注湖南自考生網微信公衆号、客服咨詢号,即時獲取湖南自考、成考、網教最新考試資訊。

          • 湖南自考官方公衆号

            關注公衆号免費拿資料

          • 湖南自考官方微信

            微信掃一掃保過沒煩惱

          免責聲明

          1、鑒于各方面資訊時常調整與變化,本網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實際以考試院通知文件爲準。

          2、本網部分内容來源于網絡,如有内容、版權等問題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将會及時處理。聯系方式 :QQ(2319172247)

          3、如轉載湖南自考生網聲明爲“原創”的内容,請注明出處及網址鏈接,違者必究!

          特别聲明:本站信息大部分來源于各高校,真實可靠!部分内容來自互聯網,僅供參考!所有信息以實際政策和官方公告爲準!

          湖南求實創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湘ICP備18023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