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draggable='3olzo5h'><hgroup dropzone='6h9b2p'></hgroup></ol>

    <textarea dir='1offbb0'><dt lang='uf73sq'></dt></textarea>

            您當前的位置: 湖南自考網 > 畢業論文 > 法學類 > 文章詳情

            2018-06-19 08:58:37
            來源:湖南自考生網
            摘 要:當前,在腦死亡立法的模式上,國外存在專項立法模式與統一立法模式兩種立法模式。這兩種立法模式各有其利弊。就當前我國公衆對腦死亡的接受情況來看,我國應當選擇腦死亡立法的專項立法模式。
            關鍵詞:腦死亡;立法模式;我國;選擇

            作者簡介:劉長秋(1976—— ),男,山東人,漢族,法學碩士,上海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生命法研究中心研究人員,迄今已在國内各類刊物上發表學術論文80餘篇,主要研究方向:生命法。 通聯:200020 上海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 / E-mail:shangujushi@sina.com

            腦死亡(brain death)是指原發于腦組織嚴重外傷或腦的原發性疾病,緻使腦的功能不可逆轉地停止,最終導緻人體死亡。[1] 腦死亡法即對腦死亡問題進行的立法,是立法者通過法律對腦死亡的明文認可。腦死亡法的立法模式,即腦死亡法立法時所采取的法律範式或立法體例。立法模式是影響立法成本的決定性因素之一,并且直接決定着立法的實效與權威。當前,随着現代生命科學技術發展所帶來的人們生命觀念的轉變,腦死亡這一遠較傳統心死亡更爲科學的死亡概念已經開始逐步爲人們所認同和接受,不少國家都已承認了腦死亡并專門制定了本國的腦死亡法,我國也正在醞釀出台相關的法規或規章。由于我國在生命立法領域方面的整體落後,我國過去毫無腦死亡立法方面的經驗,在這種情況下,借鑒和吸收其他國家的成功立法模式無疑将對我國腦死亡立法的成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爲此,不少學者在進經過研究後認爲,日本的腦死亡立法模式具有很大的靈活性,因而建議我國采取日本的腦死亡立法模式。那麽,日本的腦死亡立法模式是否真是我國腦死亡立法所應采取的最佳立法模式呢?筆者對此不敢苟同,拟在此淺發拙論。
            一、各國在腦死亡法上所采取的主要立法模式及其優劣分析
            各國在腦死亡法的立法模式上主要有兩種做法:一是以美國爲代表的專項立法模式,另一個則是以西班牙爲代表的混合立法模式。而日本的腦死亡立法模式實際上是承襲西班牙的腦死亡立法模式而來的。應該說,上述兩種腦死亡立法模式各有優劣。
            (一)美國腦死亡的專項立法模式
            所謂腦死亡的專項立法模式,就是指在不無視腦死亡法與其他部門法之間固有聯系的前提下,單獨對腦死亡進行立法,而不是将腦死亡完全納入器官移植法而使其成爲器官移植法的一個内容的立法方式。當前,采用專項立法模式的國家和地區中以美國最爲典型。1966年美國提出腦死亡是臨床死亡的标志,并于1968年在第22屆世界醫學大會上,由美國哈佛醫學院腦死亡定義審查特别委員會提出了将“腦功能不可逆性喪失”作爲新的死亡标準,并制定了世界上第一個腦死亡診斷标準,即“哈佛标準”。1970年,美國堪薩斯州率先在美國各州制定了有關于腦死亡的法規《死亡和死亡定義法》。1978年,美國制定了的《統一腦死亡法》(Uniform Brain Death Act, UBDA),并正式在法律上将腦死亡定義爲“全腦功能包括腦幹功能的不可逆終止”。在美國,腦死亡立法與器官移植立法是分開進行的,器官移植立法早于腦死亡立法。早在1968年即美國提出“哈佛腦死亡标準”的當年,1968年,美國律師協會(American Bar Association)等組織就倡議通過了《統一組織捐獻法》(Uniform Anatomical Gift Act,簡稱UAGA),至1973年,該法案已經在全國50個州及哥倫比亞特區統一實施。1984年,美國又通過了法律效力更高的《器官移植法案》(National Organ Transplants Act)。這樣一來,在美國,一般的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受器官移植法的規範,而腦死亡的判定則受腦死亡法的規範;如果在器官移植過程中涉及到了腦死亡的判定與實施等問題,則要受到器官移植法與腦死亡法的雙重約束。
            采取專項立法模式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好處:(1)将腦死亡與器官移植作爲兩個既有聯系又有實質性區别的法律問題,分别适用不同的法律,這就在立法上将腦死亡與器官移植的界限進行了顯然的劃分,避免将器官移植與腦死亡混爲一談;(2)由于腦死亡的意義并不僅僅在于器官移植而更在于它是一種更爲科學的死亡概念,因此,對腦死亡問題制定專門的立法有利于突出腦死亡的法律地位,使人們相對更爲全面且科學地理解腦死亡,并因之相對更爲重視腦死亡;(3)制定專門的腦死亡法并對腦死亡問題适用專門的腦死亡法,有利于樹立和體現腦死亡法的權威,提高其運作的實際效果;(4)在器官移植方面,腦死亡法與器官移植法的統一适用,體現了腦死亡法對器官移植法的配合與支持,有利于器官移植活動的開展;(5)最爲重要的是,将腦死亡問題單獨加以立法有利于避開人們較爲敏感的器官捐獻問題,從而不但可使其更爲樂意認同和接受腦死亡的概念,且不會對器官移植法的實施産生潛在的負面影響。然而,另一方面,采取腦死亡專項立法模式的弊病也是較爲明顯,具體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1)将腦死亡明确從器官移植中分離出來,單獨制定并适用腦死亡法顯然增加了立法的投入及法律的運營成本,也客觀上增加了執法者的責任與負擔;(2)在現有科學不能以壓倒一切的證據證明腦死亡是絕對科學且不存在任何差錯的情況下,對腦死亡進行專項立法會面臨很大的立法風險。
            (二)西班牙的混合立法模式
            所謂混合立法模式,即不對腦死亡問題單獨制定法律,而是将其與其他内容特别是器官移植一起規定在器官移植法中,作爲器官移植法的一個重要内容。與美國對腦死亡進行專門立法不同,西班牙的腦死亡法是融合在其器官移植法中的。其1979年由國會通過的《器官移植法》直接對腦死亡的概念及其判定要求進行了規定,根據這些規定:腦死亡是指完全和不可逆的腦功能喪失;如果是腦死亡,必須有3名醫師的診斷證明;必須有臨床評估及相關的各項檢查來證實供者死亡的診斷符合法律程序要求。顯然,西班牙并沒有将腦死亡問題作爲完全獨立于器官移植之外的一個問題來加以看待,而是将其作爲了器官移植的一個當然内容。正因爲如此,西班牙沒有像美國那樣制定專門的腦死亡法,而是将腦死亡問題直接規定在了器官移植法中。
            日本的腦死亡立法模式是承襲西班牙的腦死亡立法模式而來的,該立法模式在1994年時初露端倪,到1997年其《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法》出台時最終成型。早在1994年4月,日本“關于腦死及器官移植的各黨協議會”向國會提出的《器官移植法案》第6條就對腦死亡問題進行了靈活處理。該條規定:“醫生在符合以下各條之一時,可以從死者(含腦死者,下同)體内取出用于移植的器官。1. 死者生前曾以書面形式表示自願捐獻器官用于移植手術,且知道這一意願的家屬對此無異議或該死者無家屬。2. 死者生前曾以書面形式表示自願捐獻器官用于移植或雖然死者未表示過這一意願,但其家屬以書面形式表示同意。3. 前面所設計的腦死亡者,是指被斷定爲包括腦幹在内的整個腦部的機能都不可逆轉地停止了的死者。4. 對腦死的判定,應根據被普遍認可的醫學知識,按照厚生省令來進行……”[2] 顯然,日本的這一法案并不是專門針對腦死亡問題的法律,而是針對器官移植的,其立法目的在于解決醫師從腦死者身上摘取器官用于移植時的合法性問題,而且該法案也沒有将腦死亡作爲确定人死亡的唯一标準,而是在堅持傳統心死亡标準的基礎上僅将腦死亡标準作爲心死亡标準的補充标準,相對靈活地處理了腦死亡與器官移植的問題。在其1997年10月起實施的《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法》中,日本明确認可和肯定了上述立法内容與立法模式。該法規定:允許進行腦死亡者器官移植;願意在被斷定腦死亡後提供器官的人,在生前進行登記并填寫自願卡,一旦發生不測,在直系親屬同意的情況下,醫院可對其器官進行移植。除西班牙、日本之外,德國也采取了這種立法模式,它也直接将腦死亡問題規定在了其1997年制定的器官移植法中。
            混合立法模式的好處主要有三點:一是減少了立法投入,節約了立法運營的成本;二是在腦死亡還沒有被以壓倒一切的證據證明是絕對無誤及人們對腦死亡還表現出一種不認同和不信任的情況下,有助于将腦死亡問題模糊化,避免該問題被過度張顯;三是将腦死亡作爲提高器官移植成功率的重要保障,明确将腦死亡的意義在某一特定階段上限定在了器官移植方面,具有很強的務實性。而其弊端在于:(1)把腦死亡與器官移植人爲地連接到了一起,将腦死亡的意義局限到了器官移植一個方面,使腦死亡法具有很濃厚的功利性,也極大地抹殺了腦死亡法的其他現實意義,如其民事意義、刑事意義等;(2)客觀上會減弱腦死亡法律規範的實效,并也會給器官移植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3)由于醫學界的不當宣傳與誤導,人們往往認爲國家倡導其接受腦死亡概念的動因在于誘使其捐獻自己的器官,從而使其易對腦死亡法産生誤解而不願接受腦死亡,甚至還會因此而對器官捐獻産生厭棄,極大地限制了腦死亡法的實際作用。
            二、我國腦死亡法立法模式之選擇
            通過以上對腦死亡法兩種立法模式的比較分析,筆者以爲,在腦死亡立法的模式問題上,我國應當采取專項立法模式,因爲這種模式具有更多的優勢,且相對于統一立法模式而言也是更爲适合我國的國情的。具體來說:
            1. 當前,我國大部分人都腦死亡還沒有形成全面而科學的認識,對腦死亡表現出了較大的排斥和不信任,采取專項立法模式,對腦死亡問題制定并适用專門的立法,有利于對腦死亡問題進行更爲科學的法律宣傳與醫學宣傳,從而使全社會形成對腦死亡的全面、科學認識,幫助人們逐步認同并接受腦死亡。
            2. 盡管腦死亡法與器官移植法并不是一部法,而各有其适用範圍與調整對象,但在器官移植方面,二者卻有着無可否認的固定聯系。采取專項立法模式,制定一部不受器官移植法制約而其本身又擺脫不了與器官移植法之間的固有聯系的腦死亡法,可以使腦死亡法成爲器官移植的輔助法而又不會表現得過于功利。
            3. 由于過去醫學理論界一些學者在提倡腦死亡法立法建議時,将腦死亡法作爲解決器官移植供體器官來源不足的主要依據,錯誤地分析了腦死亡法與器官移植之間的關系,導緻很多人對腦死亡立法形成了一種偏見,即認爲腦死亡立法就是爲了服務于醫生強制從腦死者身上采集人體器官的保障法。在這種偏見的誤導下,人們不僅對腦死亡法表現出了強烈的抵觸與排斥,且對器官捐獻也産生了一定誤會。如果采取混合立法模式,将腦死亡與器官移植規定在同一部器官移植法中,則不僅會加重人們對腦死亡法的誤解,不利于人們對腦死亡的認同和接受,且極有可能會産生“恨烏及屋”的負面效果,使人們對器官移植法也産生抵觸。
            4. 腦死亡作爲一種較傳統心死亡更爲科學的死亡概念,其意義不僅在于保障器官移植的成功率這一個方面,更在于爲腦死亡這種科學的死亡标準提供明文法律依據以及爲民事主體民事權利、民事行爲能力的終止以及殺人罪的成立等民事與刑事問題提供立法支持,如果采取混合立法模式則很容易張顯腦死亡法在器官移植方面的意義而掩蓋甚或抹殺其在其他方面的、相對于器官移植而言的更爲重要的意義。
            5. 在腦死亡方面,我國台灣地區借鑒美國的做法而采取了專項立法模式,台灣在1987年6月制定了《人體器官移植條例》,并于同年9月頒布了《腦死亡判定步驟》。如果我國在該方面也采取專項立法模式則将顯然有利于避免祖國大陸與台灣地區在腦死亡問題的産生法律沖突,從而有利于兩地開展更爲廣泛和密切的經濟文化交流與交往,有助于祖國統一大業的最終完成。
            基于以上五個方面的分析,我們以爲,我國腦死亡法應當采取專項立法模式,即單獨制定一部《腦死亡法》,而不應将腦死亡與器官移植攪在一起,将腦死亡法與器官移植法統一立爲同一部法。當然,将腦死亡法與器官移植法分立即單獨制定一部《腦死亡法》并不意味着我們可以無視腦死亡與器官移植之間的特殊聯系,将腦死亡完全與器官移植脫鈎,乃至在器官移植法中不對腦死亡作任何規定,而在腦死亡法中也絲毫不提及器官捐獻及器官移植;相反,出于腦死亡法與器官移植法固有聯系及協調兩法之間關系的需要,在我國器官移植法中依舊需要提到腦死亡問題,而在《腦死亡法》中也依舊需要充分考慮器官移植的現實需要。爲此,需要在我國器官移植法中規定:醫師可以從生前自願捐獻其遺體或遺體器官或者在其死後經其家屬同意而捐獻遺體或遺體器官的死者身上摘取器官用于移植,但如以腦死亡标準判定患者已經死亡的,需要依據《腦死亡法》的規定嚴格進行。而在《腦死亡法》中也需要規定:摘取腦死者的器官用于移植的,需于腦死者生前征得其本人同意或于其死後征得其家屬同意,器官的摘取依照《器官移植法》的有關規定進行。

            [1] 吳崇其, 達慶東.衛生法學[M], 北京:法律出版社, 1999, P495.
            [2] 顧肖榮, 倪正茂.生命法學論叢[M], 上海:文彙出版社, 1998, P 80.
            TAG标簽: 腦死亡     湖南     本科    

            湖南學曆提升報名熱線:0731-85718026快速聯系通道  
            甘老師QQ咨詢 蔣老師QQ咨詢 QQ咨詢

            TEL:甘老師18711294471 蔣老師17773102705 陳老師0731-85718026

            2020年自考、成考、網教報名進行中,點擊立即報考咨詢>>

            掃一掃下方二維碼關注湖南自考生網微信公衆号、客服咨詢号,即時獲取湖南自考、成考、網教最新考試資訊。

            • 湖南自考官方公衆号

              關注公衆号免費拿資料

            • 湖南自考官方微信

              微信掃一掃保過沒煩惱

            免責聲明

            1、鑒于各方面資訊時常調整與變化,本網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實際以考試院通知文件爲準。

            2、本網部分内容來源于網絡,如有内容、版權等問題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将會及時處理。聯系方式 :QQ(2319172247)

            3、如轉載湖南自考生網聲明爲“原創”的内容,請注明出處及網址鏈接,違者必究!

            特别聲明:本站信息大部分來源于各高校,真實可靠!部分内容來自互聯網,僅供參考!所有信息以實際政策和官方公告爲準!

            湖南求實創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湘ICP備18023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