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ption lang='b6uswull'><de dir='wng6uw'></de></caption>

                      1. 您當前的位置: 湖南自考網 > 畢業論文 > 法學類 > 文章詳情

                        2017-06-01 10:00:39
                        來源:湖南自考生網

                        湖南自考生網爲考生提供:湖南自考經濟法學畢業論文:傳統法律解釋學與現代法律解釋學的發展過程,鑒别優劣,辨别真僞,該論文僅供參考。另外,湖南自考生網友情提醒各位考生:每年各校論文要求格式不同,請以各校格式爲準,排版好你的論文,格式非常重要!據以往湖南自考生網指導老師經驗,論文格式不對,基本無法及格。需要申請學士學位的考生,論文成績必須達到良好!湖南自考生網自2014年起,爲長線自考生提供代辦畢業申請服務,需要辦理畢業申請的考生可直接在線咨詢湖南自考生網指導老師。

                         

                        傳統法律解釋學與現代法律解釋學的發展過程

                        摘要

                        解釋學經曆了從方法轉向本體的發展理路,在這一轉向中,作爲解釋學核心概念的理解由人文科學的方法論轉變爲人的生存意義的創生方式。解釋學的重心轉換影響着法律解釋理論的發展走向,傳統法律解釋理論将解釋作爲追尋立法者意圖的方法消解了司法者的曆史性,解釋學的本體論轉向使這一企圖成爲無法實現的烏托邦,但也由此強化了法律解釋的創造性而解構法治的确定性;現代的法律解釋理論将解釋學的方法論納入其本體論框架之中,實現了本體論解釋學對法律解釋的建設意義。因此,解釋學的重心轉換使法律解釋處于方法與本體的張力之中。

                        關鍵詞:解釋學;方法論;本體論;法律解釋

                        ABSTRACT

                         

                        Explain the the Lilu educationalexperience a shift fromthemethod ontologydevelopment, in thisturn,asthe hermeneutics of thecoreconceptsof understanding ofthe way bythe creation of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changeofmethodologyin thehumanities for human survival. The focus of hermeneutic conversion affectsthedevelopmenttrend of the legal theoryof interpretation, the traditional legalinterpretationof the theory willbeexplained as a way to searchfor legislators intent digestion ofJustice historic hermeneutic ontology steering makethis anattempttobecome theutopia cannotbeachieved constructive, but also thereby tostrengthen the creative legalinterpretation and deconstructionof the certainty of the rule of law; the modern theory oflegalinterpretationof the hermeneutic methodology into the ontology framework toachieve the ontological hermeneutic interpretationofthelaw. Therefore, the focus ofhermeneutic conversion tobringthelaw toexplain the tension in the method body

                         

                        KEYWORDS:hermeneuticsmethodologyontologyInterpretationofthelaw

                         

                        引言

                        法律解釋學的發展來自于解釋學的關照,而解釋學經曆了從方法論到本體論的轉向,方法與本體在解釋學中的重心轉換也決定了法律解釋學的發展走向,這不僅爲法律解釋學提供了通向真理之途的人文科學方法,也爲法律意義的創生提供了本體論依據,本文正是在解釋學的關照下,對法律解釋的重心轉換進行系統地考察

                        解釋學的重心轉換與發展走向

                         

                        縱觀西方解釋學的發展,它發轫于聖經研究的解經學,最初是一種在聖典中發現神旨的聖經解釋學,而在文藝複興和宗教改革之後,當聖典走下神壇,被神性壓抑的人性也得以張揚,同時,科學昌明使理性的權威得以确立,科學與人文的張力促成了解釋學的第一次轉向

                        1.1理論标準

                        施萊依馬赫突破了聖經解釋學的“疆域”,而将人類的存在自身作爲理解的過程,從而發展了一般解釋學。這種新的解釋取向使解釋學不再局限在聖經理解的狹小天地裏,它給解釋學洞開了整個人文科學的一般方法論之門。施萊依馬赫站在“作者中心論”的立場上,将解釋的任務描述爲主觀重建客觀的過程,“理解是在分析語義的同時,進行心理上轉換或成功地進入他人意境。”{1}施萊依馬赫将語法解釋和心理解釋作爲重現作品意蘊的解釋方法,語法解釋将理解建立在語言的聯系上,排斥了解經學中宗教的“冥入”,而心理解釋要求解釋者完成從自己向他者的心境轉換,既爲解釋學埋下了解釋要關注曆史背景的曆史意識,又要力求克服解釋者自身的“先見”,避免解釋者自身帶來的曆史局限,這種對解釋者個體性和曆史性的消解又爲解釋學開啓了一種非曆史主義的解釋取向。狄爾泰用其“經驗”觀念發展了解釋學,他的解釋學不再緻力于設法擺脫個人的經驗,力求去發現超越個體經驗的客觀真理,而是标舉出蘊涵于人類經驗之中的“客觀性”,他假定了一種共通的人性貫穿于人生經驗之中,從而使理解成爲可能,狄爾泰一反理性主義的哲學傳統,不認爲客觀真理存在于超曆史的個體之外,而是存在于共同的經驗之中,這種真理觀頗有“真理共識論”的意蘊。同時,狄爾泰将理解獨立爲人文科學的方法論,區别于自然科學因果關系的說明方法,把理解的過程由知識的說明過程轉化爲意義的自我發現過程。狄爾泰将理解作爲人文科學方法論的基礎,從而爲解釋學的發展帶來了第一場哥白尼式的革命,同時也将讀者的個性與作者的個性共同融入了生命之流,爲解釋學的重心轉移提供了可能。

                        狄爾泰将理解從理性的附庸之中解放出來,但是,解釋學仍然是人文科學實現自我認識的一種有效工具,理解仍然是讀者重現作者客觀意圖的認識方法,理解作爲人類存在的本體意義仍然被忽略了,所以理解作爲曆史的懸案仍然在哲學中繼續。側重方法論和認識論研究的傳統解釋學逐漸轉變爲側重于本體論研究的哲學解釋學,這種學術流向由海德格爾發動,而由伽達默爾展開,這種學術的轉向向作爲方法的解釋提出了質疑,解釋學對解釋過程的重心也發生了轉移。海德格爾通過對存在的時間性分析,把人的理解與诠釋活動放到此在世界的大框架中,将理解做爲人的存在方式,人的理解就是人的生存活動的曆史性展開。伽達默爾秉承着海德格爾的學脈,繼續發展了理解的本體論,并實現了理解過程重心從“作者中心”向“讀者中心”的轉移。首先,伽達默爾恢複了先見在理解過程中的合法性。先見是人們理解的起點,主體無法通過方法去滌除先見的存在,而達到一種認識的清明狀态,先見表明曆史對主體的占有,曆史占有個人的方式首先是語言,語言不僅僅是解釋的工具,同時也是傳統進入當下的方式。伽達默爾對先見合法性的恢複,并不意味着他在理解問題上得出“存在即合理”的保守結論,“先見”在伽達默爾那裏是個不具有感情色彩的中性詞,他對先見做出了兩種區分,一種先見是曆史在個體中的傳承和積澱,就好像是康德哲學中認知形式的先驗範疇,這種先見使理解成爲可能;另一種先見是傳統解釋學所指責的“偏見”,是指人們在現實中後天形成的各種見解。對偏見的去除并不是象思辨哲學那樣,在主體中分離出一個能夠審察主體意識的超曆史的思辨主體,這種偏見的去除需要通過從部分到整體、從整體到部分的理解循環來實現,對先見的修正和去除是一個無限的曆史過程。其次,

                         

                        伽達默爾以其視域融合概念超越了傳統認識論中主客二分的認知圖式。主客在認知上的二分發端于笛卡爾的認知哲學,主體在這種認知圖式中,以“我思故我在”肯定了自身的确實性,并由此

                        對主體認知自我存在能力的肯定産生了對客觀知識的确信,将人類的認識過程描述爲對客觀真理的追求過程。但是,主體既是認知的主體,同時又是被認知的對象,主體在反思狀态下的理性成爲脫離于主體之外的普遍理性,主客二分的認知圖式将理性帶入了困境,即使在狄爾泰之前的解釋學也沒有把人們從主客二分的認知圖式中解脫出來,狄爾泰的心理理解過程也隻是通過認知角色的轉換試圖恢複作者的原意,仍然将理解作爲一種認知的方法和工具,追尋理解的“唯一正确答案”。而伽達默爾認爲人的理解過程無法擺脫當下的曆史視域,“按照伽達默爾,說我們應置自身于另一時代或采取另一人的立場,這不僅是不可能的,而且也是不可想的。”{2}伽達默爾将理解的過程視爲動态的視域融合過程,視域融合緩解了曆史與現實、讀者與作者之間的張力,将傳統認知哲學對真理的追尋過程轉換爲一種意義的創生過程。最後,伽達默爾提出了解釋學上的理解、解釋與應用三位一體學說,“我們不僅僅把理解和解釋,而且也把應用認爲是一個統一的過程的組成要素。這倒不是說我們又回到了虔誠派所說的那三個分離的技巧的傳統區分。正相反,因爲我們認爲,應用,正如理解和解釋一樣,同樣是诠釋學過程的一個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3}尤其對于法律解釋學來說,理解、解釋和應用是不可分割的過程,法律解釋學着重的是使卓越文本的意義适合于其正在對之講述的具體境況,法官對于法律的解釋就是結合當前的境況對法律文本的應用。伽達默爾就此強調了法律解釋學的典範意義,将法官應用法律過程中對法律的“修正”視爲一個必然的過程,法律并不是立法者一勞永逸地制定出來的,法官理解法律的過程同時也是修正法律的過程,但是這種對法律的修正并不是法律之外的創造,法官對法律的解釋同時屬于法律并是法律自身的解釋,而不是一種任意的對法律的表白。伽達默爾的這種學說被德沃金所吸收,而發展了一種整合性的法律觀。如果說狄爾泰的解釋學爲人文科學帶來了獨特的诠釋方法,帶來了解釋學的第一場哥白尼式的革命,而伽達默爾則發展了解釋學的本體論轉向,以方法遮敝真理的真知灼見警示世人,方法并不是通向真理之途,理解才是人的存在方式,爲解釋學的發展帶來了哥白尼式的第二場革命。

                        湖南學曆提升報名熱線:0731-85718026快速聯系通道  
                        甘老師QQ咨詢 蔣老師QQ咨詢 QQ咨詢

                        TEL:甘老師18711294471 蔣老師17773102705 陳老師0731-85718026

                        2020年自考、成考、網教報名進行中,點擊立即報考咨詢>>

                        掃一掃下方二維碼關注湖南自考生網微信公衆号、客服咨詢号,即時獲取湖南自考、成考、網教最新考試資訊。

                        • 湖南自考官方公衆号

                          關注公衆号免費拿資料

                        • 湖南自考官方微信

                          微信掃一掃保過沒煩惱

                        免責聲明

                        1、鑒于各方面資訊時常調整與變化,本網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實際以考試院通知文件爲準。

                        2、本網部分内容來源于網絡,如有内容、版權等問題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将會及時處理。聯系方式 :QQ(2319172247)

                        3、如轉載湖南自考生網聲明爲“原創”的内容,請注明出處及網址鏈接,違者必究!

                        特别聲明:本站信息大部分來源于各高校,真實可靠!部分内容來自互聯網,僅供參考!所有信息以實際政策和官方公告爲準!

                        湖南求實創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湘ICP備18023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