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d draggable='he1hia8'></td>
            <tbody draggable='dwlobfr'></tbody>
              您當前的位置: 湖南自考網 > 畢業論文 > 法學類 > 文章詳情

              2017-07-17 15:11:54
              來源:湖南自考生網

               

              湖南自考生網根據考生需求提供:湖南自考經濟法學畢業論文:淺談保險利益原則和損失補償原則理論觀點的演變,提供參考和學習,另外,湖南自考生網友情提醒各位考生:每年各校論文要求格式不同,請以各校格式爲準,排版好你的論文,格式非常重要!據以往湖南自考生網指導老師經驗,論文格式不對,基本無法及格。需要申請學士學位的考生,論文成績必須達到良好!湖南自考生網自2014年起,爲長線自考生提供代辦畢業申請服務,需要辦理畢業申請的考生可直接在線咨詢湖南自考生網指導老師

               

              淺談保險利益原則和損失補償原則理論觀點的演變

               

              一、引言

              保險利益原則和損失補償原則是保險業立法與指導實踐遵循的最基本原則,對保障主體的确定和保險功能的實現具有重要意義。然而,随着社會發展和經濟活動的多樣化,人們面臨的風險變得越來越複雜,對于保險利益原則和損失補償原則的認識,以及二者關系的理解也産生了變化。這種變化直接影響到實踐中保險保障主體和損失補償金額的确定,從而影響保險保障範圍和保險功能實現的效果,因而需要與時俱進地明确保險主體所享有的權利和義務,确定損失補償範圍和金額。保險利益原則和損失補償原則具有緊密的聯系,但國内學者對這種内在聯系及其變化過程的研究卻很少。在我國保險的立法和實踐中,沒有明确的指導性原則,這不僅會産生大量的保險糾紛,損害各方主體的利益,還會影響保險功能的實現效果和保險業的聲譽。

              本文對不同經濟社會背景下,保險利益原則和損失補償原則的演變及二者關系的演進進行梳理和總結,進而針對我國的經濟社會發展現狀和保險主體特征,提出适應我國保險實踐的保險利益原則和損失補償原則。國内的一些學者從不同角度對保險利益原則的演進進行了研究。曾東紅從法律利益到事實期待利益、從法律利益到經濟損失、從家庭關系到經濟關系闡述了保險利益的變化與法理觀存在的差異。邢海寶不僅總結了從法律上保險利益到經濟上保險利益的演變,還指出經濟保險利益反映了保險的根本目的,是新經濟條件下保險本質的回歸。梁山總結了近200年保險利益原則産生和發展的曆史,通過大量經典判例指出法律上對保險利益原則的應用有逐步從“愛爾登準則”向“勞倫斯準則”靠攏的趨勢。而對損失補償原則演進的研究,樊啓榮運用法解釋學、法史學及比較法學等分析方法,從保險損害補償的範疇分析入手,對該原則的内核、規範目的、适用範圍及其例外等做了深入闡釋。多數研究對損失的界定也從僅包含财産損失擴展爲包含财産與人身損失,即理論上的損失不但指财産的損毀或滅失,還包括人身遭受傷害帶來的經濟損失。

              然而,這些對保險基本原則的研究多爲對單一原則的具體研究,而針對于保險利益原則和損失補償原則的關系進行的研究很少,并且觀點各異。一種觀點認爲,保險利益原則是保險合同的首要原則和成立要件,所有保險基本原則都以保險利益原則爲基礎。沒有保險利益原則,其他保險原則都不成立。而另一種觀點認爲,保險利益原則的存在以損失發生爲前提,損失補償原則派生出保險利益原則、代位求償權、推定全損、委付,以及吞并原則等一系列重要制度。保險利益存在與否的判定和歸屬以保險事故發生是否帶來損失,給誰帶來損失爲準,即依據“損害爲保險利益之反面”原則,因而損失補償原則是保險合同最根本最首要的原則。保險利益原則産生的深層次原因是爲了貫徹保險的核心原則———保險補償原則,保險利益可以取消,但補償原則仍将是保險的核心原則。

              還有一些學者将保險利益分爲積極的保險利益和消極的保險利益,分别對不同性質保險利益的損失進行界定:對于積極的保險利益,損害是指保險事故導緻被保險人與積極性财産價值客體的關系受到的侵害;對于消極的保險利益,損害則是指保險災害導緻被保險人與消極性不利客體的關系受到的侵害。然而,國際上普遍将保險利益原則和損失補償原則并列爲保險法的基本原則。可見,理論界對保險利益原則和損失補償原則的關系并沒有達成共識,本文通過研究二者的内涵與演進過程,理清二者的内在聯系,對保險基本原則的實踐應用進行進一步思考與探索。

              二、保險利益原則和損失補償原則理論關系的産生與發展

              ()損失分攤思想的出現

              最初的保險思想源自人們基于損失分攤的互助共濟行爲。我國自古就有積谷防饑的後備倉儲制度,如春秋戰國時期的委積制度、漢朝的常平倉制度、隋唐的義倉制度、宋朝的廣惠倉制度,以及民間相互保障組織等,這些分散風險的思想就是最初海上保險的原理與基礎。國外保險思想最早産生于古巴比倫,在《漢谟拉比法典》中就有關于類似貨物運輸保險和火災保險的規定,而公元前18世紀對運輸農牧産品時馬匹死亡給予的經濟保障則是财産保險的雛形。早在公元前4500年,古埃及的石匠間就産生了一種互助基金組織,将具有相同政治、哲學或宗教信仰的人集合在一起,會員定期交付一定金額的會費,當其死亡時,由該組織支付喪葬費用,這是最早的進行人壽保險和意外傷害保險的組織。而最初以法律條文形式确定的保險原則,是公元前916年由《羅地安海商法》規定的“一人爲衆,衆爲一人”的共同海損損失分攤原則,“減輕船隻載重而抛棄船上的貨物,如果是爲了全體利益,其損失應由全體受益方分攤”。這一原則是現代海上保險制度的萌芽。其後,在《羅馬法典》中也體現了在海上貿易活動中具有共同利益關系的主體之間共同分攤損失的相互保障思想。

              ()基于不同性質保險利益的損失補償

              1.法定保險利益與損失補償保險利益

              起源于13世紀末意大利北部的海上保險,當時的人們認爲隻有遭受損害才可以獲得賠償,且損害僅指标的物本身的毀損或滅失。16世紀出現了以損失補償爲功能的現代意義的保險,從這一時期開始,保險利益與損失補償之間的關系才得以确立。在大陸法系國家,爲防止賭博和道德風險的發生,産生了“一般性保險利益學說”。Santerna認爲,保險人不能因投保人對保險标的不具有所有權而提出抗辯,應支付全部的保險金。而Straccha卻認爲被保險人隻能就其所有權的部分請求保險金,并首度提出被保險人應證明其具有保險利益。DeCasaregisStraccha持贊同觀點,認爲對保險标的具有保險利益是進行損失賠償的前提,并且被保險人應該能夠證明其對保險标的具有所有權,否則視爲賭博。“一般性保險利益學說”規定了保險人隻應對被保險人實際遭受的損害進行賠償,并且僅僅根據是否具有所有權來判斷保險利益存在與否,來決定是否進行損失補償,确定補償金額的多少。該學說将損失補償的主體限定爲财産的所有者,忽略了對物具有占有權、使用權、收益權、處分權和非物質利益的人的保險利益,使得保障的範圍受到限制。

              由于這一時期的保險标的多爲實物,信用保險、責任保險等非實物保險還未出現,将實物作爲保險标的還是對實物具有的保險利益作爲保險标的在理論上和實務上并沒有區别。但實際上,對某物的所有權和從該物産生的保險利益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前者具有可以一般衡量的價格,而後者的價格取決于它所具有的利害關系,根據利害關系的不同,損失補償的主體和金額也不同。該學說将保險人對所有權人利益損失的補償等同于對其所有權喪失的補償,補償金額僅用一般價格衡量,對于不斷發展的保險制度和應用來說過于狹隘。在英美法系國家,1720年英國的勞合社曾出現過投保人以和自己沒有利害關系的他人生命爲保險标的的壽險保單。由于保險标的損毀或滅失并不會使投保人蒙受經濟損失,保險标的實際上被當作了賭博對象,這一時期不乏投保人暗殺被保險人以獲取保險賠償金的案例,誘發并助長了不良社會行爲的産生和發展。爲此,英國《1745年海上保險法》首次通過立法規定了被保險人需對保險标的具有保險利益。爲了防止賭博和道德風險的發生,英國議會也于1774年通過了《人壽保險法》,旨在消除将他人生命作爲賭注獲取非法利益的行爲,規定被保險人在投保和索賠時需對保險标的具有保險利益。

              該法律不僅明确了人壽保險也需遵循保險利益原則,而且規定了保險的賠付金額不得超過保險利益的金額,這是對保險利益原則在法律上做出的最初規定。在英美法系國家,直至目前仍占據優勢地位的是“法律關系說”,不僅要求被保險人因保險事故的發生遭受經濟損失,還要求被保險人與保險标的存在法律上或衡平法上的關系。1805Lucenav.Craufurd一案最終的判決結果是上議院接受了愛爾登法官的觀點。愛爾登法官認爲判斷保險利益是否存在要看對保險标的是否具有法定權利,即“在财産上的權利,或與财産相關的合同衍生出來的權利,某些或然事件的發生會使被保險人喪失這種權利,影響被保險人對财産的占有或享用”,這就是著名的“愛爾登準則。

              愛爾登法官将保險利益作限制性解釋的理由是,必須确保能達到确定并避免不實際的保險。基于“法律關系說”,1906年英國《海上保險法》第5條規定:“凡與某項海上冒險有利害關系者,即具有保險利益;尤其是對某項海上冒險或對于海上危險之中任何可以保險的财物具有某種普通法或衡平法上關系的人,如果對該财物的安全或按期到達享有利益,或者,該項财物發生滅失、損害時即受到損失或負有責任,即認爲具有利害關系而具有保險利益。”在16世紀末到19世紀初這一時期,雖然英美法系國家的“法律關系說”和大陸法系國家的“一般性保險利益學說”都有效地防止了保險中賭博和道德風險的發生,但同時也将相當一部分對保險标的具有經濟利益但不具有法律關系的投保人排除在受保障範圍之外,對保險利益主體的認定過于嚴苛使保險的損失補償功能受到了嚴重限制。況且,社會關系的發展總是先于法律的完善,過于苛刻的法定利益标準會使新的利益關系無法被既有的成文法涵蓋,阻礙保險法承認新的社會關系。

              2.經濟上的保險利益與損失補償

              19世紀末,強調事實上經濟利益的經濟性保險利益得以出現。在大陸法系國家,1893Ehrenberg提出對于同一标的物,與其所具有的經濟關系不同可能會産生不同的保險利益,并将保險利益分爲同時存在的保險利益、相互競争性保險利益和個别性保險利益。經一系列立法判例的完善和對形式學說的批評,逐漸形成了“經濟性保險利益學說”,具體可分爲利用說、危險負擔說和實質危險負擔說。該學說認爲,保險利益是一個經濟概念,即使投保人對某一客體不具有法律上的所有權,但隻要存在事實上的利害關系,在不違反公序良俗的情況下,仍具有保險利益,可以通過保險獲得相應的賠償。也就是說,誰是經濟上的真正受害者,誰就具有保險利益,有權獲得損失賠償。“經濟性保險利益學說”擺脫了“一般性保險利益學說”隻注重物權法形式上所有權的局限性,将保險法上真正具有經濟性意義的保險利益納入保障範圍。在英美法系國家,如美國、澳大利亞和南非等在司法實踐中已經明确舍棄了“法律關系說”,轉向“單純經濟利益說”。即被保險人與保險标的之間不必然有物權聯系,隻要投保人或被保險人可能因保險标的存在獲益,或因其毀損或滅失而在經濟上受損即可。

              但此時保險賠償不能支付給被保險人或保險合同約定的受益人,而應當支付給保險合同以外的、真正具有保險利益的人。我國對保險利益的認定也不局限于被保險人對保險标的具有法律上的權利,而是事實上對保險标的具有的經濟價值。在實踐中,保險利益不以物權法、債權法等所涉及的法律概念爲确定标準,而是一種較爲純粹的經濟概念。即使被保險人對保險标的不具有法律上的物權或債權,隻要存在事實上、經濟上的損益關系,在不違背公序良俗的前提下,被保險人均具有保險利益,可以通過保險分散其風險。從大陸法系的“經濟性保險利益學說”和英美法系的“單純經濟利益說”來看,二者都放松了對保險利益法律屬性的規定,僅僅要求具有事實上的經濟利益即可,使得經濟上真正的受害者得到了保障,使損失補償的功能在更廣泛的範圍内得以實現。但是,由于人的身體和生命不能用金錢來衡量,該類學說難以解釋人身保險的保險利益,并且由于經濟上的價值判斷與法律上的價值判斷也有所不同,在一些案例中很難對保險利益進行判定,對于具體問題應具體分析。因此,該類觀點雖然在理論上具有指導意義,但在現實中如果沒有法律上的關系而僅僅有事實上的利益,有時很難準确地認定主體在事實上和經濟上的損益關系,并且基于關系的複雜性,對損失補償金額的确定也會存在争議。

              3.合法的經濟上可期待利益與損失補償

              在海上保險中,根據物權和債權的基本原理,投保人或被保險人會因與财産所具有關系的不同而産生不同的保險利益,可分爲現有利益、期待利益、責任利益和或有利益。其中,現有利益是指投保人或被保險人對于船舶、貨物或其他财産等已享有并且可以繼續享有的利益,它不僅以所有利益爲限,對于存在的合法的所有權、抵押權、質權、典權等關系均具有保險利益。期待利益是指基于保險标的現有利益産生的、确實存在的、依照法律或合同将在未來産生的利益,如貨物預期利潤、船舶營運收入、船員工資等。但是,如果期待利益隻是一種虛幻的、希望的或在法律上不确定、不認可的利益,那麽就不能被認爲是保險利益。責任利益是被保險人依法對第三者應負的賠償責任,它是基于法律上的民事賠償責任而産生的保險利益,與海上保險标的有利害關系的人都具有保險利益。或有利益是指被保險人在第三方的權益關系中發生的一種利益。被保險人因第三方不履行約定的義務而遭受經濟上的損失會導緻或有利益成爲現實的保險利益。因爲這種事件爲偶然事件,所以将這種保險利益稱爲或有利益。如果投保人或被保險人具有或有利益,也可以進行投保。但是,在發生損失時能否獲得損失補償,則要依損失發生時被保險人是否具有保險利益而定。

              18世紀末至19世紀初,國際上大量的案例在确定保險利益時運用了期待利益的思想。曆史上最早使用期待利益原則的是1782年關于英國海岸巡邏隊官兵對所捕獲船隻是否具有保險利益的LeCrasv.Hughes一案。此後,在1805年的Lucenav.Craufurd一案中,勞倫斯法官指出,保險的本質是“保護人們免于不确定事件可能帶來的損害;保險不僅保護那些實際可能遭受物質損失或喪失物質所有權的人們,而且保護那些由于保險事故的發生而失去本來預期能夠獲得利益的人們”,這就是著名的“勞倫斯準則”。該理論對保險利益的确定是建立在對實際利益的預期之上,即保險利益并非對某物的全部或部分權利,而是與保險标的存在的某種聯系,這種聯系會因保險事故的發生而受到影響,導緻被保險人遭受損失。也就是說,如果某事物面臨某種風險,并且一旦這種風險消失,某人就會有獲得好處或利益的接近必然的可能性,那麽這個人就可以被認爲對該事物具有保險利益。然而,在英國的Andersonv.Morice一案中,大米在裝船過程中因船舶沉沒遭受損失。Chelmsford法官根據1745年《海上保險法》駁回被保險人的訴訟請求。由于買賣合同規定貨款在全部貨物裝船完成後才支付,在未全部裝船完成時被保險人尚未支付貨款,因而對已裝船部分貨物不具有保險利益。一旦保險利益的認定僅以實際利益的預期是否成立爲标準,勢必導緻保險活動的泛濫,無法真正達到保險法防止不當得利、實現保險損失補償的作用。并且,Mansfield法官所稱的“事實上的期待利益”本身有天然的缺陷。将“事實”和“期待”兩個詞糅合在一起,從邏輯上看是自相矛盾的。能成爲事實上的東西就不能算是期待,而既然稱之爲期待,就說明這還不是事實。對于期待利益成爲現實利益确定性的衡量也難有客觀的标準,這會使判決受到質疑。期待利益原則曾經被法國的海事條例明令禁止,但是,目前期待利益已經被各國保險法所普遍接受。近年來,美國法院還通過期待利益原則處理了許多善意的被保險人購買失竊汽車而投保的案件。多數法庭基于“期待利益原則”保護那些對所購買的贓物投保卻毫不知情的人的權利。

              從法理上看,善意取得制度的标的物不包括贓物,買方對贓物不具有保險利益。然而,越來越多的學者認爲,基于公平誠實原則,善意購買者在獲得贓物時對盜竊事實毫不知情,并且對于其購買的物品有一種現實期待,無論這種期待的最終目的是要實現該物品的價值還是使用價值,從防範道德風險和分散風險的角度來看,将贓物的善意購買者排除在享有保險利益的人之外,不利于保險根本目的的實現。所以一經證明購買者是善意和無辜的,就應認爲其具有保險利益。然而,期待利益原則的缺點是經濟利益标準的界限或邊際難以界定,有些學者認爲,如果經濟利益沒有界限,則實際期待利益原則運行的結果是在法律上取消保險利益。如果采用經濟利益标準去判斷保險利益的結果是導緻取消保險利益,那也就沒有必要去争論保險利益到底該用法律利益标準還是經濟利益标準去判斷,因而提出了取消保險利益原則的觀點。基于保險利益原則在法律上和經濟上界定的争議,出現了“合法經濟利益學說”。

              該學說認爲,保險利益的存在既需要有對經濟利益的預期,也需要有合法的利益關系,也被稱爲“雙重驗證理論”。該學說将法定關系和實際利益統一起來,既克服了法定關系理論隻注重被保險人與保險标的法律上的關系而忽視實際經濟利益的局限,又降低了保險利益擴大導緻不當得利的可能性,在理論上較爲合理,且爲多國保險立法所采納。此外,魯賓将保險利益定義爲可以通過保險方式補償的預期貨币損失。對于财産保險而言,保險标的具有的利益不僅包括被保險人對财産本身的利益,還包括一種預期的、非物質的利益。然而,該定義并未對保險利益的合法性做出規定,僅認爲能夠産生預期貨币損失即可投保,從而擴大了保險利益的保障範圍,不僅使保險經營的不确定性增強,還會增加不當得利和道德風險産生的可能性,使保險成爲不法之徒謀利的工具。

              此外,在一些國家和地區,“保險利益性質觀”的提出使人們對家庭關系的親近程度和保險利益的關系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家庭關系越親近,對經濟利益上期待的要求就越放松。然而,這些研究并沒有對這種相互關系和依賴程度如何從量上用金錢來衡量做出具體解釋,從現有的文獻和資料中也無法獲知相關的成功實踐經驗,對這種觀點的探讨尚停留在理論上。而英美學者則較注重經濟聯系,采取了嚴格的“金錢利益主義原則”。雖然保險利益原則的産生是爲了防止道德風險的發生,但并不一定意味着合法的保險利益就不會産生道德風險。在保險的實踐中,道德風險的産生與否和保險活動是否合法沒有絕對的關系,合法的保險活動常常也會産生道德風險,而在法律上沒有保險利益的保險活動也可能不會産生道德風險。人們之間的經濟活動越來越頻繁,經濟利益關系也越來越複雜,在法律上具有保險利益和防止道德風險發生之間的關系既非充分條件也非必要條件。保險利益的法律屬性不可或缺,因爲這是界定利益歸屬的本質依據。但将保險利益僅僅局限于法律上的權利或利益,并不一定會顯著地抑制道德風險的發生,還會剝奪相當一部分人獲得利益保障的權利。因此,如果不存在法律上的關系,隻要投保人對某一關系存在經濟上的現實利益或期待利益,并且能夠證明自己是“善意的”,在被保險人同意的情況下,投保人就能夠以支付保險費爲對價,以這種經濟關系爲标的訂立保險合同。

              4.人身保險的保險利益與損失補償

              最初西方在保險理論和保險實務上對人身保險是否适用于損失補償原則這一問題就有分歧,Kentucky法院認爲人身保險合同屬于補償性質的合同,而紐約法院認爲人的身體和生命不能用金錢來衡量,不存在損失多少的問題,所以未談及人身保險的保險利益與損失補償關系的問題。Dickson認爲,财産保險的保險标的是标的存在的利益而非标的本身,人身保險的保險标的是标的本身而非标的存在的利益。在實踐中,人身保險最初适用“同意原則”,即投保人以他人生命作爲保險标的進行投保隻需征得被保險人的同意,不要求投保人對被保險人具有保險利益。許多學者從倫理觀的角度對人身保險的保險利益問題進行了研究分析,鄭玉波将人身保險的保險利益定義爲一家之屬共享天倫之現實與期待,蘭虹則認爲由于人的身體和生命是無價的,保險利益沒有客觀的價值評判标準。人身保險的保險利益是無限的,但保障程度要受到投保人繳費能力的限制。若投保人以他人的身體或生命爲标的投保,保險利益的量則取決于投保人與被保險人在法律上及經濟上的相互關系和依賴程度。

              人不是簡單的物,人權不能簡單地與物權等價。從廣義上講,損失補償不僅是經濟上的補償,還有精神上的慰藉。這種精神慰藉是通過保險的形式給被保險人和受益人帶來安全感,使其在不确定的風險下能夠獲得确定性的保障,具有很強的主觀性。對于人身保險來說,人身保險利益是平等的,不能因爲富人有錢就認爲其妻子和兒女具有比窮人更多的保險利益,也不能因爲富人的生命“更值錢”,就能獲得比别人多的保障。相反,如果從精神層面上來看,對于一個作爲貧困家庭主要經濟來源的人來說,其遭受的意外傷害對于整個家庭的打擊可能比富人更大。金錢利益主義用金錢利益的多少衡量保險利益,忽略了夫妻之間、父母與子女之間,以及其他有血緣、感情關系的人之間存在的、建立在情感基礎上的精神利益關系,違背了保險的真正目的,既不能作爲保險利益和損失确定的依據,也不能實現保險損失補償和社會管理的功能。

              人身保險的保險利益不能絕對地取決于法律關系上的親疏遠近。并且,親疏遠近的判斷是主觀的,沒有統一的認定标準,更難以對損失程度和補償金額的多少進行衡量。在我國的《保險法》中,對于适用損失補償原則的健康險和意外傷害險,也沒有因親疏遠近關系的不同而對損失程度和補償金額有差别性的規定。

              三、保險利益原則與損失補償原則的關系

              保險利益原則是其他三個保險基本原則的基礎,沒有保險利益原則的界定,其他原則無法發揮作用。因爲保險利益是客觀存在的,其存在與否不因保險事故發生是否帶來損失、給誰帶來損失爲判斷的依據。用保險法諺來描述保險利益與損害補償的關系,即“無保險利益則無損失,無損失則無補償”。保險利益原則的演進是因爲人們對利益的認定标準和範圍不同,不同的利益在“量”上的減少可視爲損失,這個利益的“量”用法律上的權益來衡量,就表現爲法律上的保險利益;用經濟上的價值來衡量,就表現爲經濟上的保險利益。損失與利益是一一對應的關系。是否損失、損失多少要依保險利益來确定。并且,保險利益不僅是度量保險标的、保險價值的準繩,更會影響到保險合同的效力。其作用不僅在于限定關系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更會波及社會之公序良俗。保險利益原則如何界定,決定了損失補償功能實現效果的好壞。

              過于嚴格的“愛爾登準則”會限制損失補償功能的實現,而過于寬松的“勞倫斯準則”則會導緻保險活動泛濫,無法爲真正需要保險的人提供保障。保險利益原則是對損失補償原則在“質”和“量”上的規定。一方面,保險利益原則杜絕利用保險進行賭博的行爲,有效地防止了道德風險,确定獲得損失補償的主體範圍,是對損失補償原則在“質”上的規定。另一方面,限制保險人的賠償責任,防止産生重複保險和超額保險。保險利益是保險人履行賠償責任的依據,也是補償的最高限額。如果保險合同的保險金額超過保險利益,超過部分是無效的。這是保險利益原則對損失補償原則在“量”上的規定。如果不存在法律上的關系,隻要投保人對某一關系存在經濟上的現實利益或期待利益,并且能夠證明自己是“善意的”,在被保險人同意的情況下,投保人就能夠以支付保險費爲對價,以這種經濟關系爲标的訂立保險合同。當保險事故發生時,在被保險人同意的情況下,不具有法律關系的投保人可以就其損失獲得補償。但是,如果投保人在投保後産生了事後道德風險,保險合同依然生效,獲得損失補償的是實際遭受損失的人。

              這樣,既能夠避免人們所擔心的不合法投保人道德風險的發生,也能夠在最大範圍内保障真正遭受損失的人的利益。

              四、結語

              通過梳理國外經典判例,總結大陸法系和英美法系保險利益原則與損失補償原則的關系,可以看出,雖然在理論和立法實踐方面,兩個法系略有不同,但并無本質上的差異。保險利益原則與損失補償原則關系的演變,表明了人們對保險的認識和理解從狹隘到理性的變化過程,英美法系與大陸法系對其實質内涵的理解也有趨于一緻的趨勢。過去的保險利益原則不适應現代保險的經營需求,是因爲在當時的法律框架下隻能出現法律上的保險利益原則,這一嚴格的保險利益原則已經能夠滿足當時人們的經濟生活需要。但随着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人們的經濟關系越來越複雜,風險也更加多變。

              一個标的可能同時處于多種風險之中,标的在時間和空間上的轉移也可能使其處于不同的風險狀況,因而産生了多樣化的保險産品來滿足人們不同的保險需求,這是保險利益變革的根本原因。就目前保險利益的認定來看,目前我國《保險法》對保險利益的界定仍然局限于“法律上承認的利益”,這雖然使得保險糾紛數量保持在較低水平,但不利于保險保障範圍的擴大和保險保障程度的提高。在國外的保險實踐中,越來越多的産品采用“期待利益原則”作爲可保性的界定标準。我國保險業也可以嘗試采用國際上流行的“期待利益原則”來擴大保障範圍,提高保障程度。然而,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這種期待利益是否完全能夠用貨币來衡量,如何來衡量期待利益,以及損失賠償主體和金額的确定是目前我國保險工作中亟待解決的問題。對于這種期待利益可能産生的逆向選擇和道德風險如何防範與規制,更是需要深思。在保險理論的發展與演進中,各個基本原則都不是相互獨立的,它們相互交織在一起共同構成共同構成保險的基石,指導保險實踐。

              因此,相應的保險法律隻有與時俱進,跟上經濟社會發展的步伐,才能真正實現保險的功能,福澤衆生。

               

               


              湖南學曆提升報名熱線:0731-85718026快速聯系通道  
              甘老師QQ咨詢 蔣老師QQ咨詢 QQ咨詢

              TEL:甘老師18711294471 蔣老師17773102705 陳老師0731-85718026

              2020年自考、成考、網教報名進行中,點擊立即報考咨詢>>

              掃一掃下方二維碼關注湖南自考生網微信公衆号、客服咨詢号,即時獲取湖南自考、成考、網教最新考試資訊。

              • 湖南自考官方公衆号

                關注公衆号免費拿資料

              • 湖南自考官方微信

                微信掃一掃保過沒煩惱

              免責聲明

              1、鑒于各方面資訊時常調整與變化,本網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實際以考試院通知文件爲準。

              2、本網部分内容來源于網絡,如有内容、版權等問題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将會及時處理。聯系方式 :QQ(2319172247)

              3、如轉載湖南自考生網聲明爲“原創”的内容,請注明出處及網址鏈接,違者必究!

              特别聲明:本站信息大部分來源于各高校,真實可靠!部分内容來自互聯網,僅供參考!所有信息以實際政策和官方公告爲準!

              湖南求實創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湘ICP備18023047号-1